​巫术、蛊的分类,但也能解释这个地区其他文化衰落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之前存在过很多的古文明,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古文明已经被人类遗忘了,下面列举10个被人类遗忘的世界古文明,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湘西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地,所以在那里有着不同的文化和民俗。其中有很多令人们好奇又恐惧的存在,那就是湘西的三大“邪术。它们分别是蛊术、赶尸和落花洞女。

苗疆,第一印象一定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神奇巫术和蛊吧。因为在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中,巫术和蛊都以阴险歹毒着称,神秘莫测,让人防不胜防。现实中是否存在巫术、蛊毒呢?巫蛊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神秘歹毒呢?那么随小编一起来探秘苗疆奇术,揭开巫蛊的神秘面纱。

1、哈拉帕文明

“邪术之一湘西赶尸

苗疆在中国地图上的地理位置及范围

图片 1

图片 2

疆是指的中国西南部的地方,包括云南、四川、贵州、湖南、重庆等各省市部分。

哈拉帕也就是人们所知的印度河谷文明,这个族群的居住地包括部分现在的巴基斯坦和印度。

湘西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湘西的“赶尸,到现在也没人能指出它的真实情况来。据当地人一致的说法:赶尸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法师,不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这和香港电影演的一样。说“赶尸不如说“领,因为这法师不在尸后,而在尸前带路,一面走一面敲锣,使夜行人避开,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在一个以上时,即用草绳把他们联系起来,每隔六七尺一个。

苗族的主要信仰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原始宗教形式,苗族社会迷信鬼神、盛行巫术。比如贵州苗族认为他们的始祖姜央起源于枫木树心,因而把枫树视为图腾。

这些天才想到提前进行城市规划是个不错的主意,这让他们的城区举世无双;不幸的是,由于一个原因科学家认为是一场规模浩大、持续了几世纪的干旱,他们的文化逐渐凋零,没能东山再起。这不过是个假设,但也能解释这个地区其他文化衰落的原因。

赶尸这一行业在湘西以外的地方很难行得通,第一、住宿就成问题。第二、夜行人不知闻锣趋避,反而来看热闹,非吓死人不可。第三、许多乡村,村外没有道路,势必经村中,大多数地方是不准尸体入村的,何况是跳跳蹦蹦的活尸呢。

图片 3

始于公元前25世纪某个时候,哈拉帕人还发明了自己的语言。一个有近500个不同字符的稿子至今都还没有被完全解读。

为什么会有“赶尸的行业存在呢?

​巫术、蛊的分类

他们最著名的手工制品是印章,多由皂石制成,绘有各种不同的动物和神话中的生物。哈拉帕和摩亨左达罗是哈拉帕最大的两个城市,前者已经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个文明轰然倒塌后,哈拉帕文明遗址成为了一个模板,随后涌现了各种其他文化。

因为湘西沅江上游一带,地方贫瘠,穷人多赴川东或黔东地区,作小贩、采药或狩猎为生,那些地方多崇山峻岭,生活环境坏到极点,除当地的苗人以外,外人是很少去的。死在那些地方的汉人,没一个是有钱人,而汉人在传统上,运尸还乡埋葬的观念深。

苗族人虔信巫术。主要的巫术活动有祈求帮助,招魂,诅咒,驱鬼避邪,过阴、占卜、神明裁判、祭鬼,八字巫术,摄魂求爱术等,巫师掌握一定的医术,懂得一些草药,在为人驱鬼的同时,辅以科学的医药手段,这一点跟一些道士挺接近。此外还有蛊术等,蛊有分「粉、虫、液、卵、烟、膏」,所以下蛊并不是难事,混入食物中其实也不见得多明显,也有一些蛊不依靠事物作为传播的媒介,而是其他的一些跟被施蛊者联系密切的物品,如袜子、头发等。以前的蛊术只有族里的大巫师可以使用,但因为有许多外地人去骗苗女的感情,所以大巫师便教导苗女使蛊术,苗女便以蛊术来以求心安,当外地人返回家时,若没依约定时间返回苗疆迎娶苗女,就会蛊毒身亡~!巫术咒术等是和蛊术是不同的。巫术咒术大抵是一种心理或精神的力量。内里又分为「形代」、「转移」等等。好像针刺人像等,因为人像就代表了你讨厌的那个人,你如何折磨那个人像,那些痛苦最终会归於该人。又或者东南亚一带的人下咒,会将毒物污物埋在对方的房子底下﹝因为当地潮湿,房子都用木柱撑高离地避水﹞,因为那房子是目标住的,所以房子的一切都和那人息息相关。房子有脏东西也就表示那个人也会有脏物。传说苗族蛊术施术时必需保密,如若不然下蛊者定遭反噬。不过传到中原的蛊术似乎没有这种副作用,不过因为蛊术太过歹毒,养蛊者一般还是会避人耳目。在干宝的《搜神记》中有过此类记载。

2、迪尔蒙文明

但是,在那上千里或数百里的崎岖山路上,即使有钱,也难以用车辆或担架扛抬,于是有人就创行了这一奇怪的经济办法运尸回乡这还算是有科学根据的。但是,在那上千里或数百里的崎岖山路上,即使有钱,也难以用车辆或担架扛抬,于是有人就创行了这一奇怪的经济办法运尸回乡这还算是有科学根据的。

苗疆人的自然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

图片 4

苗族对一些巨形或奇形的自然物,往往认为是一种灵性的体现,因而对其顶礼膜拜,酒肉祭供。其中比较典型的自然崇拜物有巨石、岩洞、大树、山林等。此外,苗族认为一些自然现象或自然物具有神性或鬼性,苗族语言往往鬼神不分,或者两词并用。多数情况下,鬼被认为是被遗弃或受委屈的灵魂和工具所变成的,常给人类带来灾难、病痛、瘟疫或其他不幸,比如所谓东方鬼、西方鬼、母猪鬼、吊死鬼、老虎鬼等,被称为恶鬼。而有灵性的自然现象常被认为是善鬼,具有一定的神性,如山神、谷魂、棉神、风神、雷神、雨神、太阳神、月亮神等。对于善鬼、恶鬼,苗族人的祭祀之法亦不同。对善鬼有送有迎,祭祀较真诚,对恶鬼则须贿赂哄骗直至驱赶使之远离。

迪尔蒙覆盖了现在的巴林、科威特,以及沙特阿拉伯的一部分,它在鼎盛时期是重要的贸易文明。尽管几乎还没有发现具体的证据,学者认为一些地方,比如萨尔和巴林堡,是迪尔蒙人古老的殖民地。

苗族还认为自然界存在许多精怪。比如牛在厩内以粪便盖身或在厩内打转、将粪踩成圆圈,猪吃猪仔或躺在食槽里,鸭吃鸭蛋,老虎进田,遇到两蛇交尾,母鸡发出公鸡的鸣叫等均属出现了相应的精怪。苗族地区的人造物崇拜有土地菩萨、土地奶、家神、祭桥、水井等。土地菩萨苗语叫土地鬼,一般由几块石头垒成,土地屋多为木制或用三块石板搭成,极为简陋,设于寨旁路口处或大路边行人休息处。家神信仰存在于川黔滇方言的部分苗族中,即在家中设立”家神”偶像。祭桥流行于黔东南大部分地区。龙也是各地苗族的崇拜和祭祀对象。

萨尔仍在人们的调查研究之中,但是那里出土的大量手工制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千多年极具说服力,证明这座城市是由迪尔蒙文明创建的。

图腾崇拜方面。东部地区许多苗族与瑶族共同崇拜盘瓠。他们世代传说着”神母犬父”的故事,把盘瓠视为自己的始祖。中部地区一些苗族认为他们的始祖姜央起源于枫木树心,因而把枫树视为图腾。另有一些地区的苗族以水牛、竹子等为自己的图腾崇拜对象。祖先崇拜在苗族社会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他们认为祖先虽然死去,其灵魂却永远与子孙同在,逢年过节必以酒肉供奉,甚至日常饮食也要随时敬奉祖先。许多地区定期或不定期地举行祭祖盛典,在湘西有”敲棒棒猪”、”椎牛祭祖”,黔东南有”吃牯脏”,黔中地区叫”敲巴郎”,黔西北、滇东北有打老牛习俗。其中,黔东南的吃牯脏至今盛行不衰,最为典型。吃牯脏亦称祭鼓节、鼓社节、鼓藏节,以宗族为单位,每七年或十三年举行一次。他们认为祖先的灵魂寄居中在木鼓里,祭鼓就是敲击木鼓召唤祖先的灵魂来享用儿孙的供品。主祭者称为牯脏头,祭品牯脏牛是专门为此而饲养的。每届祭祀活动前后延续三年之久。巫术活动由巫师主持。巫师大多是非职业化的。他们在前述各种原生性崇拜和巫术活动中起着主持者的角色,有的地方巫师还兼任寨老。巫师除了熟悉祭祀方法外,大多还能讲述本宗支的谱系、本民族重大历史事件和迁徙来源的路线,熟悉各种神话传说、古歌古词和民间故事,有的巫师还兼有歌师和舞师的职能。所以说,巫师是苗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的传承人,在苗族社会中充任知识分子的角色。

迪尔蒙在那时以贸易为主,控制了波斯湾地区的贸易通道和一张延伸至土耳其的信息网。不计其数的溪水流过这个地区,研究人员认为可能是这些水流造就了巴林就是圣经里的伊甸园的传说。

除了这些原始信仰之外,自近代以来,随着西方传教士深入我国内地传教,在滇黔川交界地区、贵州凯里、湖南沅陵等地区有一些苗族群众皈依了基督教,在滇东南有少数苗族信仰天主教。新中国建立之后,基督教、天主教的影响一度衰微,近年有一定的复苏的趋势。

此外,焉奇,苏美尔的智慧之神,据说就住在地下河流里。被描述为“太阳升起的地方,迪尔蒙在苏美尔神话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根据传说,迪尔蒙就是乌塔那匹兹姆得到永生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