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政受命分兵守卫广平,阎温初任凉州别驾

仇成,含山人。最初从军担任万户,多次晋升到秦淮翼副元帅。太祖攻打安庆,敌人困守而不出战。廖永忠、张志雄攻破敌方水寨,仇成从陆路攻敌,于是安庆城陷。当初元左丞余阙守卫安庆,陈友谅的将领赵普胜攻陷安庆。陈友谅杀赵普胜后,元帅余阙趁机又占领了安庆。张定边再次来犯,余阙败死。至此仇成为横海指挥同知,守卫在安庆。此时左君弼占据庐州,罗友贤又在池州反叛,无为知州董曾战死,安庆四面都是敌人。仇成安抚军民,防御严密,致使汉兵不敢东下。接着随大军远征鄱阳,歼敌于泾江口,仇成功劳极大。又征讨平江,在城西南打败了张士诚的部队。

图片 1三国人物

韩政,睢州人。曾经为义兵元帅,他统率军队归附太祖,被授予江淮行省平章政事。李济占据濠州,名义上为张士诚守卫,实际上则是在观望。太祖命右相国李善长写信招降,但没有回音。太祖叹息说:“濠州是我的故乡,李济如此这般,我拥有整个国家而无家可归行吗?”于是命令韩政率领指挥顾时用云梯、石炮石四面围攻濠州。李济思量着不能支撑太久,于是就出城投降了。韩政带着李济返回了应天府。太祖十分高兴,命令顾时据守濠州。

洪武三年,掌管大都督府事,镇守辽东。时间长了,仇成因屯田戍守方面无功,降职为永平卫指挥使。不久官复原职。

阎温人物生平

韩政随徐达进攻安丰,扼守城的四门,秘密地在城东龙尾坝挖洞,洞深入城中二十多丈。城墙被破坏,安丰城于是被攻破。元将忻都、竹贞、左君弼都逃跑了。韩政追敌四十多里,活捉忻都。不久竹贞带兵前来援救,双方激战于城南门,竹贞被打败再次逃奔。淮东、淮西全部平定。此后,随大军平吴,又随大军北伐,迫使梁城守将卢斌来降,兵分几路,扼守黄河,断绝山东的援军,于是攻取了益都、济宁、济南,韩政都立下战功。攻克东平,他的功绩尤为突出,担任山东行省平章政事。韩政率大军在临清和大将军会师。韩政受命守卫东昌。攻下大都后,韩政受命分兵守卫广平。韩政宣谕招降了白土诸寨。移守彰德,攻下蚁尖寨。蚁尖位于林虑西北二十里,被元右丞吴庸、王居义、小锁儿所占。大将军北伐时,派将士收复诸山寨,都相继来降,唯独蚁尖依恃险要而攻克不下。兵临城下,吴庸诱杀了王居义和小锁儿向明王朝投降,得士兵万余人。不久韩政调征陕西,回师后守卫河北。

十二年,评论蓝玉等人征西的功绩,应当封赐。太祖念仇成旧功,先封他为安庆侯,年食禄二千石。二十年,仇成担任征南副将军,平定了容美诸峒。再从大军征讨云南,战功显赫,给予世袭凭证,加禄五百石。

阎温,字伯俭,天水郡西城县人。阎温初任凉州别驾,后升任代理上邽县令。建安十八年,马超逃亡到上邽,上邽人任养等人率众迎接马超,阎温阻止任养,禁止不住,便骑马回到凉州。马超率兵包围凉州的治所冀城,形势紧迫。凉州刺史韦康派阎温秘密出城,向夏侯渊求救。

洪武三年,韩政被封为东平侯,食禄一千五百石,给予世袭的凭证。韩政移师镇守山东。没过多久,又再次镇守河北。在此,他招抚流民,使许多老百姓能重操旧业。跟从左副将军李文忠直捣应昌,到了胪朐河。李文忠继续深入,命令韩政守护辎重。回师后,韩政受命巡视河南、陕西。再次跟从信国公汤和在临清练兵。十一年二月,韩政去世,太祖亲自参加了他的葬礼,追封为郓国公。韩政的儿子韩勋继承父位。二十六年,受蓝玉案株连而被杀,爵位被免除。

二十一年七月,仇成有病。赐内酝,皇上手草信函问候。仇成去世后,封为皖国公,谥号庄襄。他的儿子仇正继承父业。

当时马超由于得到凉州士民以及张鲁的帮助,有兵众一万人,将冀城围困得十分严密,阎温只得乘夜潜水出城。第二天,马超军发现阎温的踪迹,派人追踪拦截他,马超军在显亲界内追上阎温,将他捉住去见马超。马超解开他的捆绑,对他说:“现在胜败已经分明,您为了孤城请救兵却被人捉到这儿,怎么施展大义呢?如果听我的话,告诉城里,东方不会有救兵前来,这是转祸为福的计策,不然,现在就把你杀掉。”阎温假装答应,马超便用车载着他来到冀城城下。阎温朝着城内大声喊:“大军不出三天就会来,努力呀!”城内的人都为他哭泣,祝祷他万岁。马超恼怒地责问他:“你不要命了吗?”阎温不回答。当时马超久攻不下,所以慢慢引诱阎温,盼他回心转意。又对他说:“城里的朋友,有想跟我同心合力的吗?”阎温又不理睬,马超便严厉地责怪他。阎温说:“事君之道只有一死,您却要让长者说出不义的话,我难道是苟且偷生的人吗?”马超于是将他杀死。

阎温历史评价

陈寿《三国志》:“阎温向城大呼,齐解、路之烈焉。”

阎温史籍记载

《三国志·卷十八·魏书十八·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第十八》

阎温字伯俭,天水西城人也。以凉州别驾守上邽令。马超走奔上邽,郡人任养等举众迎之。温止之,不能禁,乃驰还州。超复围州所治兾城甚急,州乃遣温密出,告急于夏侯渊。贼围数重,温夜从水中潜出。明日,贼见其迹,遣人追遮之,于显亲界得温,执还诣超。超解其缚,谓曰:“今成败可见,足下为孤城请救而执于人手,义何所施?若从吾言,反谓城中,东方无救,此转祸为福之计也。不然,今为戮矣。”温伪许之,超乃载温诣城下。温向城大呼曰:“大军不过三日至,勉之!”城中皆泣,称万岁。超怒数之曰:“足下不为命计邪?”温不应。时超攻城乆不下,故徐诱温,兾其改意。复谓温曰:“城中故人,有欲与吾同者不?”温又不应。遂切责之,温曰:“夫事君有死无贰,而卿乃欲令长者出不义之言,吾岂苟生者乎?”超遂杀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