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室顶部发现星象图,就曾经发掘出来过较多数量的战国、唐、明清时期墓葬

图片 1

昨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考古人员日前在西安长安区发掘出土了一座北朝时期吐谷浑公主和丈夫的合葬墓,这一重要发现为研究当时吐谷浑、柔然的民族历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墓室顶部发现星象图
这座合葬墓出土的地点紧邻此前发现的韩休墓,墓葬坐北朝南,呈“中”字形,为斜坡墓道,长约42米,共有四个天井、四个过洞。墓室距离地面大约10米深,分为前室和后室。前室东、西两壁绘有彩色壁画,由于垮塌严重,仅顶部星象图较为清楚。后室由于流水冲扰,仅发现两具人骨,根据残留的大量棺灰判断应为木棺。随葬品主要分布于前室,共160多件,主要有陶镇墓兽、武士俑、各类陶俑及陶马、陶车、陶井等。
发掘领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刘呆运说:“这个墓葬在发掘过程中只发现了古代盗扰的痕迹,当时被盗走的可能是金银器,留下了大量的陶器和5件青铜器,这种陪葬规模在当时应算比较丰厚的。陪葬的陶器具有典型的西魏、北周时期风格。”图片 2晖华公主夫妇合葬墓出土的随葬品
图片由省考古研究院提供 将军墓志用朱砂书写于石料上
此次发掘还出土了两合石墓志,根据内容显示,墓主为吐谷浑晖华公主库罗伏和柔然骠骑大将军乞伏孝达。晖华公主墓志用楷书刻制而成,志文显示墓主人晖华公主生于北魏景明四年,死于西魏大统七年。而柔然骠骑大将军乞伏孝达墓志是用朱砂书写,文字脱落严重,已无法辨识,根据零星线索推测,大将军乞伏孝达应死于北周时期,后与晖华公主合葬。
令专家难以理解的是,大将军乞伏孝达的墓志分明已经准备了志石,但却没有篆刻志文,而是用朱砂书写,这种方式似乎并不符合当时的葬制。
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符合葬制的情况?刘呆运说:“以往我们见过的用朱砂书写墓志的大多是经济拮据者用朱砂在砖上书写,这种准备了石料但又没篆刻志文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具体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据已找到的史料记载,墓主人晖华公主与西魏的悼皇后之间也有血缘关系,悼皇后是晖华公主的外甥女,而晖华公主的姐姐则是柔然的皇后。
制药器具暗示贵族流行服丹药
据专家考证,在出土的众多随葬品中,与陶器均是冥器不同的是,5件青铜器是当时的实用器,它们都是制药的工具。刘呆运说:“这种制药器具在当时应该是制作丹药这种保健药品的器具,这或许说明在当时的高等级贵族间已流行服食保健药品,用于保养身体。”
刘呆运说,目前在陕西发现的吐谷浑墓葬极少,像晖华公主墓这么高等级的墓葬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为研究北朝时期吐谷浑、柔然民族之间的交流和相互关系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吐谷浑的公主夫妇为何会被合葬在西安?随着考古深入,将来或许能大白天下。(原文刊于《西安晚报》2015年12月16日第6版)

今天上午,市政府在最新一期的政府公报中发出“北京市第四批地下文物埋藏区的通知”,包括东城永定门外、海淀双塔、大兴亦庄、石景山古城等在内的共计20个地下文物埋藏区被首次公布。

文物埋藏区分布示意图

此次公布的地下文物埋藏区一共涉及东城、海淀、石景山、大兴、房山、平谷、顺义、通州、密云、昌平和延庆11个区县。

昨日,随着市政府最新一期的政府公报出炉,北京市第四批地下文物埋藏区首次公布,本市再添20处地下文物埋藏区,至此总数已达56处。这距离上一次公布第三批文物埋藏区整整过去了11年。

在同时公布的一份说明中,记者看到,东城区永定门外248.7公顷的范围被划定为地下文物埋藏区。这一范围的东界为景泰路,西界为马家堡路,向北直达南二环,而向南则触到革新南路、沙子口路、刘家窑路一带。这个区域,对于研究唐幽州城与北京南城地区历史沿革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曾经发掘出来过较多数量的战国、唐、明清时期墓葬,出土过战国铜剑、铜镜、印章等珍贵文物。

“与前三批公示的文物埋藏区扎堆儿北部郊区相比,新公示的埋藏区逐渐向南‘转移’,中心城区内也首次有区域被划定为埋藏区,这都从侧面反映出了这座城市发展的变迁。”市文物研究所基建考古室主任朱志刚说,“埋藏区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意味着该区域内的任何施工项目动工前必须进行前期文物勘探,这对于保护和发掘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意义重大。”

海淀双塔地下文物埋藏区主要位于海淀区双塔村北边,占地面积仅为21公顷。在这个区域的地表,曾经发现过汉代墓砖以及辽、金时期的瓷片。因此,对研究辽、金时期的历史极为重要。

发现

石景山古城地下文物埋藏区则处在石景山古城村27.07公顷的范围内。20世纪60年代在这里清理数座唐代墓葬的时候,还发现过战国时期的陶片遗存。

11年内进行千次考古勘探

大兴青云店是此次公布的地下文物埋藏区中面积最大的一片,占地面积达到了3480.1公顷,是一片较为集中的墓葬分布区。

此前,北京市分别于1993年、1995年和2000年,公布过3批文物埋藏区,涉及36片区域。之后11年内,本市新添了3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3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但新文物埋藏区却迟迟没有公布。

究其原因,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解释,与地面上的文物保护单位的划定不同,埋藏区的价值是肉眼看不到的,都在深达四五米的地下。因此圈定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一般而言,文物工作者先配合城市建设进行考古勘探,当某一区域内集中出土大量有价值文物时,再查阅历史资料,之后进行区域勘探,根据掌握的实物与文献资料反复研讨,最终才能确定这个区域是否可以被确定为埋藏区,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反复的过程,还受到是否有工程建设启动等因素的制约。”

据数据显示,每年文物部门要进行大约百余项的各类文物勘探,这意味着过去的11年内,本市配合各项工程,进行了超过千次的文物勘探。文物部门等通过分析这些出土文物的价值,最终才圈定了20处新文物埋藏区,涉及东城、海淀、石景山、大兴、房山、平谷、顺义、通州、密云、昌平和延庆11个区县。

至此,房山区域内的文物埋藏区最多,共计7处,惟一没有埋藏区的是西城区。

亮点

中心城区首次入围

新埋藏区名单中,排在首位的是东城区永外地区文物埋藏区。这是北京旧城区域内首次出现文物埋藏区。

记者看到,东城区永定门外地区的248.7公顷范围被划定为地下文物埋藏区。这一范围的东界为景泰路,西界为马家堡路,向北直达南二环,而向南则触到革新南路、沙子口路、刘家窑路一带。

成为埋藏区的上榜理由是,该区域对于研究唐幽州城与北京南城地区历史沿革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曾经发掘出来过较多数量的战国、唐、明清时期墓葬,出土过战国铜剑、铜镜、印章等珍贵文物。

“以前,文物工作者更注重地面文物建筑的保护,因此历次公布的文保单位中大多集中在旧城区,但城下看不到的‘宝藏’却一直被忽视。”朱志刚说,“其实北京建城史、建都史悠久,旧城区内皇家园林、民居四合院等都是在元大都的遗迹上发展起来的,许多遗存一直保持到现在,因此地下丰富埋藏几乎没有被扰动过,所以此次将该区域公布为文物埋藏区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这也是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一种体现。”

南城开发致埋藏区南移

不仅城里有了埋藏区,对比前三次公布的名单,第四批埋藏区中位置偏南的比例增多,还包含了不少经济开发区。朱志刚解释说,主要是随着北京经济发展南扩,南城的工程项目逐渐增多,扭转了以前的一些“错误观点”,所以出现了文物埋藏区“南迁”的变化。

以亦庄区域为例,原来普遍认为“由于永定河河水经常泛滥,因此南城地下没东西”。但随着亦庄开发区的建设项目逐渐启动,从2003年开始,文物部门在这附近陆续发掘了三四百座墓葬,年代跨越汉唐明清。同时,该区域为古凉水河道所经之地,所发掘的古代沉船遗存为研究北京的历史地理提供了资料。

保护

文物埋藏区内

不得擅自动土

市政协曾经公布一份调研报告显示,2007年和2008年内,本市4191项新开工建设项目,只有97个进行了考古勘探,近98%开工项目未进行过文物勘探,这反映出北京地下文物保护的紧迫性。

依照现有的文物保护法规,虽然对地下文物都有所规定,但存在保护盲区,对建设单位缺乏约束力。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省、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组织考古发掘的单位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但对“大型”并没有具体量化规定。

“由于文物法明确规定,凡因为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经费由建设单位列入建设工程预算。而且发掘过程需要一段时间,因此有些单位就打起擦边球,私自动工,自动省略文物勘探的步骤。”一位文物业内人士说。

“但列入文物埋藏区后,任何部门都不能私自动土了。”朱志刚介绍,如果未纳入埋藏区,文物部门要主动申请进行前期勘探,但一旦纳入埋藏区名单,任何单位或者个人都不得私自发掘了。

工程动工前需要考古勘探,埋藏区内居民的一些挖掘行为是否也需要申报审批?朱志刚说:“地面存在2到4米的渣土层,一般居民临时盖房发掘地基等行为都是在这个范围内进行,不会破坏文物埋藏区域,因此无需报批。”

“划定为文物埋藏区后,市区两级文物部门都将定期巡查,每年至少三次。”朱志刚说,由于文物部门人员有限,文物埋藏区又不像地面文物建筑一样便于识别,因此只能通过不定期抽查的方式,保证这些区域不被盗掘。

“近年来,市民的文物保护意识不断增强,因此很多热心人发现有工程私自开工也会向文物部门举报。非常感谢他们。”朱志刚说,一旦市民发现可疑情况,可以随时联系市区文物部门或者直接拨打110举报,文物部门会及时派人到现场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