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浩宇和李小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可自从爹和镇长他们混熟后

人世间的稀奇事是说也说不完,今天在这里,我说一下几年前我家发生的一件怪事。我家是在一个山窝窝里,穷山僻壤。我老娘是疯子,整天坐在门前的大石头上捉自己头发里的虱子。我老爹则是个穷要面子的人,家里来客人,好就好肉的招呼,在饭桌上喝酒吹牛皮,客人走后,一家三口啃窝窝。

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就千万不要辜负爱你的女孩。爱,要有始有终。因为,有些女孩子…..

从自习室回来,已经快11点了,秀秀拿着洗脸盆等洗漱用具来到水房。

我家以前家底还算殷实。

张浩宇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业务经理。因为长相帅气,性格温柔体贴,使他成为了许多女同事心目中的男神。大家都想要嫁给他这样年轻有为的男人做老婆。不过,这个男神早已有了未婚妻,她的名字,叫李小柔。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天总是阴沉沉的,黑得厉害,凉风一股一股地从水房的窗户吹到秀秀身上,让她感到分外诡异和惊恐。

可再殷实的家底也经不住一些‘恶客’的胡吃海喝。

张浩宇和李小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大学,他们一直在一起。张浩宇家以前条件不好,吃不起零食。小柔常常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张浩宇买零食吃。还常常省下自己午餐的口粮给他吃。时间一久,两个人就有了感情。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很快同居了。这两个深爱着彼此的年轻人决定,要永远在一起长相厮守,即使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绝不分离。每当看见张浩宇温柔体贴的目光,李小柔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牙刷在嘴里搅动了几下,忽然一股腥味儿充斥了整个口腔。秀秀急忙把嘴里的牙膏吐了出来,但是随之被吐出来的,竟然是一股浓浓的鲜血。

这天我再也忍受不了老爹,和他嚷嚷起来。我骂他是打肿脸充胖子,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大头象。老爹蹲在门槛上,抱头,双手抓头发,唏嘘道:娃啊,你也不看看来咱家吃饭的人都是谁?那是村支书、镇长!他们来咱家吃饭,爹的脸上有光。爹没本事,娶了你娘这么个疯女人,最初的那几年,村里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可自从爹和镇长他们混熟后,哪还有人看不起我。

不过,这份美好并没有持续很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浩宇风流浪荡的本性开始慢慢地暴露了出来。虽然,小柔不是个难看的女孩子,但是相处的久了,张浩宇也逐渐产生了厌烦心理。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起李小柔来,经常借口加班和自己的朋友一起去泡酒吧,蹦迪。在声色喧嚣中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毫无顾忌地放纵着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内心。

奇怪了,怎么最近牙龈出血的情况这么严重,怪不得这几天脸色苍白,气色那么差了。照这样下去,男神该嫌弃自己了。

我和爹正吵着,我弟弟回来了。

一次,张浩宇跟随同事去夜总会玩,在那里,她认识了张倩。她是一个一个地地道道的酒家女。年轻白皙,身材好,打扮得更是暴露妖艳。见到张倩的第一面,张浩宇就被她深深迷住了。虽然知道这个女子不是良家妇女,但张浩宇还是抵挡不住桃色诱惑,他把张倩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和她偷食了禁果…..

就在这时,秀秀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厕所隔间里走出一个长头发的女生,走向秀秀旁边的一个水池洗手。

弟弟和女友小芸来家里吃饭。小芸模样标致,两根麻花辫子,大眼睛水汪汪的,胸脯鼓囊囊的,比大城市里那些被化妆品污染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强多了。弟弟吃饭时说,年前要和小芸成亲。

在这之后,只要一有时间,张浩宇就会去找张倩,他带她去逛街,去兜风,给她买了好多漂亮的衣服和首饰。渐渐地,两个人沦为了地下情人。当然,小柔一直被蒙在鼓里。她一直深信张浩宇对自己的忠诚,从来不干涉他生活上的其他事情。在她看来,爱一个人,就要给他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可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心里早已有了其他人。

水房里灯光很暗,那个女生的头发又披散在脸前,所以秀秀根本看不清楚女生的脸。但是她还是注意到,那女生的头发很脏,沾满了油腻腻的东西,看着很是恶心。

我听了这话,心里不是滋味。

不久之后,张浩宇带着张倩回了家,他向李小柔摊了牌,要和她分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小柔的心几乎碎了,她不敢相信,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竟然会背叛自己。但是,李小柔却不愿意离开张浩宇,虽然他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小柔心里已经对张浩宇爱得无可救药了。

秀秀不禁感到诧异,怎么还会有这么邋遢的女生呢,真是让人觉得讨厌。

我都快三十了,还没成亲。这下倒好,弟弟先成亲了,村里人怎么看我?我心情不好,草草吃了两口饭,一声不吭的起身去里屋睡觉。

浩宇,我们,我们别分开好吗?李小肉眼泪汪汪地望着张浩宇冰冷的脸庞,她用力地握住张浩宇的双手,战战兢兢的说:如果我有错,我改,求求你,求求你别离开我…..

那女生洗了洗手,缓缓转过身看向秀秀。头发后面发出低沉的声音:同学,你的洗发水能借我用一下吗?

吃完饭后,老爹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一来,他在发愁二儿子成亲的彩礼钱。家里根本没啥钱,都没自己请客吃饭用光了,这让老爹很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二来,老爹也为自己的大儿子担忧,大儿子年龄不小了,还没成家,这让村里人怎么看?

好了,你醒醒吧!张浩宇无情地推开了李小柔,他把一旁的张倩揽入怀中,板着脸对李小柔说:我现在爱的是张倩,我们俩不久之后就要结婚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好自为之吧!说完后,他看都没看李小柔,就和张倩一起勾肩搭背地离开了家。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李小柔痛苦万分,她缓缓走进客厅,拾起了放在菜案上的水果刀,慢慢地割向了自己的手腕,殷红色的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李小柔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的温度在不断地下降,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瞬间,她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不好意思,我没带洗发水。秀秀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她可不愿意跟这么邋遢的女生打交道。

咯咯咯咯。

浩宇,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说好了,永远,永远…..都不会分离。

女生似乎不愿意放弃,继续说:求求你了,我已经好久没洗过头了!

老爹这时听到坐在石头上的傻婆娘咯咯的笑,笑的开心。他走过去一瞧,原来是自己的傻婆娘捉了一只个头肥硕的虱子,肉嘟嘟的。老爹打了傻女人一巴掌,说:你个傻子,整天就知道没心没肺的笑,再笑把你的嘴缝上,他愁的慌,家里没钱啊。过了一会儿,天黑了,老爹先把自己的傻婆娘锁到屋里,免得傻婆娘乱跑。之后老爹一个人拿着麻袋、锄头去了村外的荒山上。

李小柔死了,她割腕自尽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张浩宇的耳朵里。张浩宇很是吃惊,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这只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了。自己已经和李小柔分手了,她要死要活的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半毛钱的关系。反而少了许多阻碍。想到这里,张浩宇有些洋洋得意起来。李小柔死了,自己和张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同居了。

你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秀秀突然感到一丝凉气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让她不寒而栗。

没钱那就盗墓。

因为觉得死过人的房子不吉利,张浩宇便带着张倩另租了一处房子。在那里住了下来。入住的这几天很平静,除了偶尔有几个警察来找张浩宇做笔录之外,没有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然而,就在张浩宇最最放松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女生抬起湿漉漉的双手撩开面前的头发,缓缓地抬起了头。

荒山上有一片墓地。

李小柔头七的那天晚上,张浩宇做了一个噩梦,他看见李小柔身穿白衣站在自己身边,冷冷地笑着说:浩宇,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我们永远不分离!说完,李小柔忽然张开手臂,扑向了张浩宇。

秀秀瞬间就惊呆了,那哪是一张人的脸啊,青白的皮肤,血红的眼睛,一嘴大獠牙伸到嘴唇外面,上面还带着血丝!

夜色漆黑,树林茂密,十几只乌鸦站在树枝上,猩红的眼睛凝视着老爹。老爹对此视而不见,闲庭信步的大步走,很快就来到一个丘陵上。放眼望去,一条小溪如玉带一样环绕着村子与大山。今夜乌云黯淡,阴森森的。

啊!张浩宇恐惧地大叫一声,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却发现,刚才的,只是一场梦。张倩在自己的枕头边睡得正香,丝毫没有被自己吵醒。张浩宇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用力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自我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只是梦,这只是梦。说完后,便继续躺下来休息。

啊!秀秀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大口喘着气,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浸透。

老爹来到墓地。

可是,第二天早上,张浩宇醒来后忽然觉得双肩沉重无比,异常酸痛。好像被石头压着一样难受,他以为是没休息好,就没有在意,只是让张倩帮自己贴了几片伤湿止痛贴。但是,他的症状并没有丝毫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张浩宇被肩痛折磨得寝食难安,就连工作起来也力不从心,短短几天,他就变得双眼肿胀,胡子拉渣,看起来就像老了好几岁一样。

怎么回事,都一个星期了,每天晚上做噩梦,而且还都是这么恐怖的梦!难道说,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吗!秀秀心中感到非常不安。

走到一座有些新的坟包前。

无奈,张浩宇只得去医院求助医生,医生在经过仔细检查之后,发现她的身体一切正常,就给张浩宇开了几片止疼药应付了事。把他打发走了。

看看四周,依然是自己熟悉的宿舍,旁边床上是熟睡的室友丹丹。原来只是一场梦啊,秀秀舒了口气。不过很快,秀秀感到有点儿不对劲,丹丹平时睡觉很轻啊,自己刚才叫那么大声,丹丹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坟包前有墓碑,墓碑上有李花花三个字。李花花是村支书的女儿,脑子有病,自小就是个疯子。李花花虽然是个傻姑,不过模样挺漂亮的。前几个月,有几个外地来的流氓把李花花那个了。那几个流氓心想李花花是个傻姑,就算把她那个了,也是白那个了,反正李花花这个傻姑啥也不懂,也不会告诉别人,自己被流氓那个了。结果那个的时候,李花花大喊大叫,几个流氓就捂她的嘴,捂的太紧,李花花就被憋死了。

张浩宇萎靡不振地走在街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明白,自己目前的状况觉不可能仅仅是劳累那样简单。

算了,也许是丹丹今天太累了吧。

李花花下葬的时候,老爹看到村支书把一个银镯子埋进了棺材里当陪葬品。老爹打的就是银镯子的注意。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叔叔,他的肩膀上,这时,张浩宇忽然听到背后有人说话,他回头看时,只见不远处一个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用怪异而恐惧的眼神望着自己。

第二天,天色依旧阴沉,很黑,就好像天根本没有亮起来一样。下了课,秀秀没有去自习室,因为她觉得有些累,于是就在宿舍里看书。

老爹挖坟。

你乱看什么,不懂事!小男孩的妈妈一边拽着小男孩的手,一边尴尬地冲张浩宇笑了笑。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秀秀觉得有些累了,眼皮也开始打架。

一锄头下去,挖出的却是血土。紧接着老爹就听到坟包里传来婴儿的哭声。老爹从口袋里拿出小酒瓶,喝了一大口白酒,壮壮胆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坟包给挖开了。棺材渗着鲜血,推开棺材板,傻姑李花花的尸体栩栩如生,仿若未亡。更让老爹骇然的是这李花花的肚子很大,婴儿哭声从肚皮下传来。

呵呵,现在的自己也许真的很难看吧。张浩宇自嘲地笑了笑,他摸出手机,点开自拍,准备看一看自己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手机屏幕的一刹那,一股透心凉的寒意瞬间席卷全身。张浩宇看到,,一双苍白的女人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再把相机往上移时,他看见了一张没有血色的女人脸,她眼圈发黑,嘴角挂着淡淡的血丝,正在诡异地笑着

就在她马上要趴下去睡觉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影子在她的余光里一闪而过!

这李花花的尸体竟然怀孕了。

浩宇,我说过,我们,永远不分离

丹丹,你回来了?秀秀转头一看,没有人,丹丹也没有回来。

啊!

怎么回事啊,是幻觉吗?秀秀振作了一下精神,准备去洗脸。

就在秀秀刚拿起洗脸盆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面前的墙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人的影子,荡悠悠浮在半空,而那个人影的脖子上竟然悬着一根绳子!

秀秀吓得后退了一步,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后颈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软软的,好像是,人的皮肤!

秀秀急忙回头看去,但是身后什么都没有,宿舍里空荡荡的。她又回头去看墙上,那影子还在,晃晃悠悠的,分明就是一个上吊的人!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秀秀的肩膀上,透过余光,秀秀能看到,那是一只苍白的手,手指细长,长长的黑色指甲几乎要扣进她的肉里!

啊!秀秀再也控制不住了,拼命挣脱了那只手,想跑出宿舍。

刚拉开宿舍的门,秀秀一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室友丹丹。

秀秀,你怎么了?丹丹扶住秀秀的肩膀问道。

秀秀说了刚才的事情。丹丹笑了笑说:你肯定是太累了,产生幻觉了。

秀秀摇摇头说:不是的,那感觉太真实了,我敢肯定不是幻觉。我怀疑咱们宿舍里有鬼!

你别开玩笑了,莫名其妙怎么会有鬼呢!丹丹不屑地说:你还是早点儿休息吧。

虽然不同意丹丹的说法,但是秀秀也知道,这种事情确实让人难以置信,也许刚才真的是自己的幻觉。

秀秀忍不住又往刚才出现影子的那面墙上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那个影子竟然还在!

丹丹,你看,你看啊!秀秀指着墙上的影子大声说。

丹丹看了一眼墙上说:什么都没有啊,你怎么了?丹丹一边说,一边向秀秀看去,可是就看了一眼,瞬间就愣住了。因为她看到在秀秀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脏兮兮的头发把整个脸都遮住了,看不清脸。可是丹丹分明能感觉到,那绝对不是一个人!

秀秀,你身后有鬼!丹丹大声叫道。

秀秀急忙回头看去,那女鬼披散的头发中间,隐约能看见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秀秀!秀秀马上就认了出来,那正是自己在梦中见过的那个女人!

两个女孩儿尖叫着往宿舍门外跑去,一直跑到校园里,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才镇定下来。

有鬼啊,救救我们!秀秀朝着人们喊道。

人群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就连远处应该听不到声音的人也停了下来。

秀秀,你有没有觉得,这些人有点儿不对劲?

秀秀点了点头,抓紧了丹丹的手。

忽然,秀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丹丹的手怎么这么凉,这么软!而且,这感觉,好像很熟悉。对了,就是先前碰到自己后颈的感觉!

啊!秀秀急忙松开了丹丹的手,惊恐地看着丹丹。这一看不要紧,秀秀的心差一点儿跳出来!

丹丹的脸变了,脸变得紫胀,双眼上翻,舌头伸了出来,耷拉在黑紫色的嘴唇上。脖子上还拴着一根绳子。

丹丹,你,你是鬼!

你不也是吗。随着丹丹阴沉的声音,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秀秀身上。

通过丹丹爆突出来的眼珠子,秀秀看见,自己脸色青白,血红的眼睛突了出来,嘴里的牙歪七扭八,伸到嘴唇外面。

周围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诡异的笑容,单薄的身躯渐渐变得虚无,消失在半空中。

一个星期前,两个小偷溜进女生宿舍楼,刚好选中了秀秀和丹丹的宿舍。两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偷了东西不算,看到两个清秀的姑娘又起了歹心。

结果,两个姑娘拼命反抗惹怒了歹徒,丹丹被活活勒死,而秀秀则被从窗户扔了出去,摔得七孔流血,牙齿七零八落。

歹徒很快被抓住了,因为手段恶劣,被判处极刑。

而秀秀和丹丹,也许是因为心有不甘,忘记了自己死亡那一刻的情境,依旧飘荡在她们熟悉的校园里,重复着心中的恐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