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庠的轶事典故有哪些,宋庠状元及第

宋庠,初名郊,字伯庠,入仕后改名庠,更字公序。北宋文学家、宰相,工部尚书宋祁之兄。安州安陆人,后徙居雍丘县双塔乡

宋庠,初名郊,字伯庠,入仕后改名庠,更字公序。北宋文学家、宰相,工部尚书宋祁之兄。安州安陆人,后徙居雍丘县双塔乡

宋庠,初名郊,字伯庠,入仕后改名庠,更字公序。北宋文学家、宰相,工部尚书宋祁之兄。安州安陆人,后徙居雍丘县双塔乡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之人。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以司空、郑国公致仕。治平三年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号元献,英宗亲题其碑首为“忠规德范之碑”。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之人。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以司空、郑国公致仕。治平三年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号元献,英宗亲题其碑首为“忠规德范之碑”。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之人。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以司空、郑国公致仕。治平三年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号元献,英宗亲题其碑首为“忠规德范之碑”。

宋庠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诗多秾丽之作,着有《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诗多秾丽之作,着有《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诗多秾丽之作,着有《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夏竦:咏落花而水言落,大宋当状元及第,又风骨秀重,异日当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须登严近。

宋庠的祖先是周武王所封的宋国君主微子。其高祖宋绅,于唐唐昭宗时任御史中丞,因言语不当而获罪免职,遂举家迁于雍丘县双塔乡。

乡人传元宪母梦朱衣人畀一大珠,受而怀之,既寤,犹觉暖,已而生元宪。后又梦前朱衣人携文选一部与之,遂生景文,故小字选哥。

蔡襄:宋元宪公近之和气拂然袭人,景文则英采秀发,久视之,无一点尘气,真神仙中人也。

图片 1

宋元献继母,乃吾里朱氏也。元宪与仲氏景文因依外家,就学安陆,居贫。冬至,召同人饮,元宪谓客曰:“至节无以为具,独有先人剑鞘上裹得银一两,粗以办节。”乃笑曰:“冬至吃剑鞘,年节当吃剑耳。”予先君未冠居下座,尝曰:“观二公居贫,燕笑自若,宜后享名位。”

图片 2

宋庠生于宋太宗至道二年,幼年同弟宋祁随父在外地读书,稍长离父还乡。宋庠初名宋郊,后因御史言其“姓符国号,名应郊天”,郊和交同音,交含有交替的意思,宋仁宗命其改名,宋郊因而改名宋庠,更字公序。

图片 3

王珪:于皇仁宗,受天宜君。相孰有人,郑公之文。帝曰汝来,予欲考古。公则有承,不远尧禹。具施维何,声府彼民。公有经术,肌予诏人。谁不出处,公位将相。不显郑公,士夫之望。始其告休,公年未至。卒草我违,以听就第。乃保宏父,一品之章。关有吝询,据经弗忘。公奄不存,隐如皇席。尺章烂然,以昭公迹。既又锡公,塞于脾首。维碑义义,在许之右。吏臣次之,矢诗不多。以视后人,遂以永歌。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宋祁两兄弟,同举甲子科进士。礼部奏宋祁第一,宋庠第三,刘太后不欲以弟先兄,乃擢宋庠第一,而置宋祁第十,故有兄弟“双状元”之称。由此宋庠成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的“连中三元”之人。

宋朝宋郊,弟祁,雍邱人,天圣初与弟同举进士。未第时,有僧相之云:“小宋大魁天下,大宋亦不失科甲。”后数日僧见郊,异之曰:“君何满面阴骘纹,似救数万生命者。”郊曰:“惟前日见蚁被水淹,戏将竹编桥渡之。”僧曰:“即此便是,当大魁天下。”后有章献太后不欲以弟先兄之事。果如此也。

王称:庠性俭约,不喜声色,读书至老不倦。

宋庠中状元后,擢大理评事、同判襄州。后被刘太后看中,破格升为太子中允、直史馆,历任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再迁左正言。

宋郑公初名郊,字伯庠,有忌其先进者谮之,谓其姓符国号,名应郊天。又曰:“郊音交,交者,替代之名也。宋交,其言不祥。”仁宗命改之,乃改名庠,字公序。

陈之强:荆湖之间,国朝以来,安州为望郡。名公钜卿,相继而出。元宪、景文宋公伯仲,则其杰也。

仁宗郭皇后被废时,宋庠与御史伏在官署争辩,被处以罚金。许久后,宋庠任知制诰。曾上疏建议科举应文武分试,被采纳。不久,兼任史馆修撰、知审刑院。当时,密州一霸王澥私自造酒,并杀人灭口,宋庠不顾当朝宰相陈尧佐说情,坚决地判王澥死刑,大快民心。

夏文庄守安州,宋莒公兄弟尚布衣,文庄异待之,命作落花诗,莒公一联云:“汉皋佩冷临江失,金谷楼空到地香。”子京一联云:“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存半面妆。”文庄曰:“咏落花而不言落,大宋当状元及第。又风骨秀重,异日当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须登严近。”后皆如其言。文庄在河阳,莒公登庸,以别纸贺曰:“所喜者昔年安陆已识台光。”盖为是也。

脱脱:平、天圣间,父子兄弟以功名着闻于时者,于陈尧佐、宋庠见之。…庠明练故实,文藻虽不逮祁,孤风雅操,过祁远矣。君子以为陈之家法,宋之友爱,有宋以来不多见也,呜呼贤哉!

宝元年间,宋庠以右谏议大夫职任参知政事,拜相。宋庠为相儒雅,遇事是非分明,因与宰相吕夷简不和,被排挤,加之弹劾范仲淹,被贬知扬州。范仲淹变法失败,朝廷遂擢宋庠为枢密使。

宋莒公平时分题课赋,每屈于子京。及作鸷鸟不双赋,则子京去兄远甚。莒公遂擅场。

乾隆帝:宋庠、宋祁兄弟同负盛名,且同举进士,时以大小宋并称。乃其官位,一至宰辅,一为尚书。事业所就,既殊情性,亦奢俭各异。故其诗文沈博新警,因各随其性之所近,而为世所传诵。

庆历三年,因其子与匪人交结,出知河南府,徙知许州、河阳。

宋郑公庠省试良玉不琢赋,号为擅场。时胥内翰偃酷爱之,谓非二宋不能作,奈何重押一韵,有“怀奇擅名”及“而无刻画之名”之句,深惜之。密为改擅名为擅声,置之第一。迨发试卷,果郑公也。王平甫撰胥公碑云:“诸孤幼甚,归于润州。平日荐擢相踵,而材势大显者,无一人为助,独宋郑公恤其家甚厚。”

纪昀等:然集中名章隽句,络绎纷披,固不止是数联也。文章多馆阁之作,皆温雅瑰丽,沨沨乎治世之音。盖文章至五季而极弊。北宋诸家,各奋起振作,以追复唐贤之旧。穆修、柳开以至尹洙、欧阳修,则沿洄韩、柳之波。庠兄弟则方驾燕、许之轨。譬诸贾、董、枚、马,体制各殊,而同为汉京之极盛。固不必论甘而忌辛,是丹而非素矣。陈振孙称“景文清约庄重,不逮其兄,以此不至公辅”。今观其集,庠有沉博之气,而祁多新警之思,其气象亦复小殊。

庆历七年,春旱,用汉灾异策免三公故事,罢宰相贾昌朝,辅臣皆削一官,宋庠为右谏议大夫。庆历八年,除尚书工部侍郎,充枢密使。

宋元宪为内相,望临一时,且大用矣。同列有谮其姓宋名郊非便,公奉诏,更名庠,意殊怏怏。会用新名移书与叶清臣,仍呼同年。叶戏答曰:“清臣是宋郊第六入选,编阅小录无宋庠。不知何许人?”公因寄一绝云:“纸尾勤勤问姓名,禁林依旧沾华缨,莫惊书录称臣向,即是当年刘更生。”本朝状头入相者,吕文穆、王文正、李文定、宋元宪。元宪登庸,知制诰,石扬休贺以诗曰:“皇朝四十三龙首,身到黄扉止四人。”副枢王伯庸尧臣曰:“何不道已四人,而特言止,惜哉。”盖伯庸继元宪魁天下,未几薨于位。自庆历距今,迄未有继者,异哉!

钱基博:①
宋之文章,大端不出二者,而推其原皆出于唐:其一原出李商隐;自宋初西昆之杨亿、刘筠、钱惟演以迄宋氏庠、祁兄弟、夏竦、胡宿、王珪,词取妍华而不免庸肤,此承唐人之颓波,而未能出新意者也。②妍炼稳称,其诗盖出杨亿。惟杨亿华贵之词,一味雍容。庠则温雅之中,饶有凄惋。

皇祐元年,拜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久居相位,终无建树。

宋丞相精字学,在政府,堂吏书牒尾以俗体书宋作宋,公不肯下笔,曰:“此非吾姓。”堂吏惶恐改之,乃肯书名。归田录俗书宋字木下作两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皇祐三年,又因家法不严,纵容子弟过错,遭包拯弹劾而被罢相,出知河南府,几经迁徙,鬓染秋霜,被仁宗封为莒国公。

宋庠在政府,上元夜在书院读周易,闻小宋点华灯拥歌妓醉饮。翼日谕所亲令诮让云:“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虀饭时否?”学士笑曰:“却须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吃虀饭是为甚底?”

治平元年,宋庠请求告老还乡,不准,改封郑国公,称镇武宁军,出判亳州。宋庠前后所至,以慎静为治,及再登用,遂沉浮自安。晚年笃爱幼子,带子赴任,至亳州后多次请求告老还乡,最后,以司空身份致仕。

吕申公作相,宋郑公参知政事。吕素不悦范希文。一日希文答元昊书,录本奏呈。吕在中书,自语曰:“岂有边将与叛臣通书。”又云:“奏本如此,又不知其所与书何所言也。”以此激宋。宋明日上殿,果入札子论希文。仁宗沉吟久之,曰:“范仲淹莫不致如此。”吕公徐应曰:“擅答书不得无罪,然谓之有他心,则非也。”宋公色沮无辞。明日,宋出知扬州。又二年,希文参知政事,宋尚在扬,以长书谢过,云为佥人所使。其后宋公作相,荐范纯仁试馆职。纯仁尚以父前故,辞不愿举。

治平三年四月,宋庠病故于家,享年七十一岁。朝廷追赠太尉兼侍中,谥元献。帝撰其碑曰:“忠规德范之碑”。

宋元献初罢参政,知扬州,以双鹅赠梅尧臣。尧臣作诗曰:“昔居凤池上,曾食凤池萍。乞与江湖走,从教养素翎。不同王逸少,辛苦写黄庭。”宋公得诗,殊不悦。

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图片 4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太原有弓箭社,宋相下令,籍为部伍,仍须用角弓。太原人贫,素用木弓,自此有卖牛买弓者。

钟着作生二女,长嫁宋氏,生庠、祁。季嫁常州薛秀才,生一女,为尼,与僧居和大师私,生一女,嫁潘秀才。潘有子名与稽,今为朝奉大夫。与稽视居和,盖外祖父也。居和以牛黄丸疗风疾者也,饮酒食肉,不守僧戒,然用心善良,每乡里疾疫,以药历诣诸家,救其所苦,或以钱赒之。薛尼于宋氏以姊妹亲常在京师。是时庠为翰林学士,尼还常州。和病,问:“京师谁为名族善人者?”尼曰:“吾所出入多矣,无如宋内翰家也。”和曰:“我死,则往托生。”尼曰:“狂僧,宋家郡君已娠矣,安得托生?”和曰:“吾必往也。”既而和死,人画一草虫于其臂。是日,宋家郡君将娩,祁之妻往视,见一紫衣僧入室,亟走避。既而闻儿啼,曰:“急令僧去,吾将视吾姒。”人曰:“未尝有僧也。”乃知所生子,乃和也。既长,形相酷似和,亦好饮酒食肉,隐然有草虫在其臂。名均国,为绛州太守。

蔡君谟云:“宋元宪公近之和气拂然袭人,景文则英采秀发,久视之,无一点尘气,真神仙中人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