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勒玛科斯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该怎样使她认出自己的儿子呢

太阳落进了大海,一阵大风把我们送到世界的尽头——奇墨里埃人的海岸。这里终年浓雾,是阳光永远也照不到的地方。我们按照喀耳刻的吩咐,来到两条黑河的汇合处的山岩前。然后,我们献祭。当羊血刚从切开的喉咙里流入我们掘开的土坑时,死者的幽魂就从岩缝里涌出来,男女老少都有,还有许多战死的英雄们,带着伤口,披着血染的战袍。他们成群结队,大声呻吟,在祭供的土坑上面飘荡。我非常惊恐,但很快我便依照喀耳刻的吩咐命令同伴们焚烧祭羊,并祈求神衹保护。我抽出宝剑,把幽灵赶开,在提瑞西阿斯的灵魂出现之前,不让他们舐食羊血。

求婚人经过密谋,决定杀害忒勒玛科斯。这时他们来到大厅。宫中飘着一股烤肉的香味,仆人们在调制美酒。牧猪人欧迈俄斯传送着酒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分发篮子里的面包;牧羊人墨兰透斯给求婚人斟上美酒。于是,通常的饮宴开始了。
忒勒玛科斯故意让奥德修斯坐在大厅的门槛上,并在他的面前放上矮凳和桌子。他叫人给他端来烤肉和满满的一杯酒,对他说:“你安安静静地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你的。”甚至连安提诺俄斯也警告他的朋友们,别去麻烦这个外乡人,因为他觉得外乡人好像处处受到宙斯的保护。可是雅典娜却暗中怂恿求婚人继续作恶,嘲弄他。从萨墨岛来的求婚人克忒西波斯仍然抑制不住要作弄他。“求婚人哟,请听我说,”他带着讥讽的微笑说,“这个外乡人已经得到了他的一份,吃得很有味,如果忒勒玛科斯冷落这位高贵的客人,那就不合情理了!不过我愿意赠给他一件珍贵的礼物!”说着,他从锅里捞起一只猪蹄,朝乞丐扔去。奥德修斯机灵地躲过了,蔑视地笑了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扔来的猪蹄滚落在墙脚下,地上沾了一摊油渍。

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已经躺下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他在想念他的父亲。突然,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忒勒玛科斯,”女神对他说,“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要知道,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赶快回伊塔刻去。否则,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而且,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你赶紧回去吧!不过要记住: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他们想要杀害你。你必须绕道而行,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神衹会给你送上顺风。你到达伊塔刻岛时,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但这时我的朋友埃尔朋诺尔的幽灵却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遗体还躺在喀耳刻的宫殿里没有安葬。他含着泪水向我悲诉他的厄运,请我回到埃埃厄岛的时候将他隆重埋葬。我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就这样伤心地坐着交谈,一边是埃尔朋诺耳的幽灵,一边是手握宝剑,不让幽灵舐食祭品鲜血的我。不一会,我的母亲安提克勒亚的灵魂也来到我的面前。当年我出发远征特洛伊时,她还健在。看到她时,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可是我仍然守护着祭品,不让她走近舐血。

忒勒玛科斯随即站起来,喊道:“克忒西波斯,幸亏你没有扔中这个外乡人,否则,我的长矛将戳穿你的胸膛。那时你父亲为你举办的就不是婚礼,而是葬礼了。我在这里警告你们,不要在我的家里干这种勾当!”求婚人听了都默默无言。最后,阿革拉俄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对!但他和他的母亲也应该理智一点。如果奥德修斯还有回来的希望,那么让我们这些求婚人等下去,还能让人理解。可是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他是永远回不来了。
忒勒玛科斯,请你劝你的母亲,从我们中间挑选一位最高贵的人作她的丈夫,这样,你也可以继承父亲的遗产了!”
忒勒玛科斯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指着宙斯起誓,我也不想把这件事拖延下去。我早就劝母亲选定一位求婚人。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做,我当然不能把她从宫里赶走。”求婚人听了这话大笑起来,帕拉斯;雅典娜正在使他们头脑发昏,他们傻笑着,扮着鬼脸,把半生不熟、鲜血淋漓的肥肉往嘴里塞。突然,他们的眼中充满了眼泪,顿时他们由欢乐转为悲哀。预
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看到这情景,惊讶地说:“你们怎么啦?你们都昏昏沉沉,眼里充满泪水,口中吐着哀声!我看到墙上沾满了鲜血!大厅和前院里游荡着地府的幽灵,天上的太阳熄灭了它的光辉!”他这样说着,但求婚人却疯狂地嘲笑他。
欧律玛科斯对他们说:“这个预言家待在我们这儿时间还不长,他不过是个傻瓜。如果他在这儿看不到光明,那就让仆人们把他赶出去吧。”
“用不着仆人们赶,欧律玛科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说,“我自己离开这里。我的神智是清楚的,我已预见你们将遭到不幸和灾难,而且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厄运。”说着,他就急速地离开了宫殿,到他先前的主人庇埃俄斯那儿去了。

女神说完话就消失了。忒勒玛科斯立刻唤醒珀西斯特拉托斯,对他说:
“快起来,套上车,让我们出发回去吧!”“怎么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睡眼惺忪地问,“现在深更半夜,等到天亮再出发吧。说不定国王墨涅拉俄斯在告别时会送给我们许多厚礼呢。”

提瑞西阿斯的灵魂终于出现了,右手拄着一根金杖,他立刻认出了我,对我说:“尊贵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你怎么离开了阳间,来到了令人恐怖的阴间?请把宝剑从土坑上移开,让我喝一口祭供的鲜血,然后我告诉你未来的事情。”听到这话,我往后退了一步,把剑推入剑鞘。他俯下身,舐着黑色的羊血,然后说道:“奥德修斯,你希望我告诉你回归祖国的可喜消息。可是有一个神衹在阻拦你,你不能逃脱他的手掌。这是海神波塞冬。你曾经深深地得罪过他,把他的儿子波吕斐摩斯的眼睛戳瞎。因此,你的归程不会平安。但你不必失望,最后你仍能回到故土。你首先在特里纳喀亚岛登陆。如果你不动太阳神养在那里的圣牛和圣羊,你就能平安回家。如果你伤害它们,你的船和你的朋友就会遭殃。即使你一个人侥幸逃出,也要孤独可怜地过上许多年才能由外乡人的海船载回故乡。你回家后,仍然悲愁和烦恼,因为骄横的男人在挥霍你的财产,向你的妻子珀涅罗珀求婚。你将用计谋或武力杀掉他们。不久,你又得漂流,来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不知道大海,不知道船只,也不知道在食物中放盐调味。在那个遥远的国家里,有人会奇怪地问你为什么在肩上扛一把木铲。这时,你就把船桨插在地上,并向海神波塞冬献祭,请求海神谅解。你把航海知识传给异国的民族,这时海神将会息怒。然后,你重新回家。你的王国从此繁荣昌盛,你也可以活到老年,在一个离开大海很远的地方离开世间。”

他们正在商量出发的事,不觉天已亮了。墨涅拉俄斯起来得比两个青年更早。忒勒玛科斯看到国王正在大厅里走动,便马上穿起紧身衣,披上披风,走了过来。他请求国王允许他当天回乡。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亲爱的客人,如果你回乡心切,我自然不便留你。

这就是他对我的预言。我感谢他,并问:“瞧,我的母亲的幽灵坐在那里,可是她默默无言,也不看我一眼。请告诉我,我该怎样使她认出自己的儿子呢?”

请略等片刻,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另外,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

“让她喝些祭供的鲜血,她就会开口说话了。”提瑞西阿斯回答说。说完,他的阴魂消失在黑暗的阴间王国里。我的母亲的阴魂走近我,并吮吸鲜血。突然,他认出我来,流着泪对我说:“亲爱的儿子,你怎么活生生地来到这死人的王国?你从特洛伊回国一直在海上漂流吗?”我们情况详细地告诉了她,然后问她怎么死的,并打听家中的情况。她回答说:“你的妻子仍在家中,坚贞不渝地等你回去。她日日夜夜地为你流泪。你的儿子忒勒玛科斯管理着你的财产。你的父亲拉厄耳忒斯在乡下居住,不愿到城里去。整个冬天,他像仆人似地躺在炉边的稻草上,衣衫褴褛,生活很苦;夏天,他露宿野外,躺在树叶上,他是因为悲叹你的命运才过这种生活的。我的可爱的儿子,我也是因为想念你而死的。”

墨涅拉俄斯说完,命人赶紧准备早饭。然后,他和王后海伦以及儿子墨伽彭忒斯来到库房。他挑出一只金杯,又让儿子取来一把美丽的银壶。海伦从箱内找出一件她亲自织造的最漂亮的衣服。三个人带着礼物向客人走来。墨涅拉俄斯送上金杯,墨伽彭忒斯献上银壶。海伦把衣服塞在他的手里,说:“亲爱的孩子,从海伦的手里接过这份礼物吧,作个纪念。你的未婚妻将穿着它参加婚礼。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把它保存在你的母亲的箱子里。祝愿你幸福地回到你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

我听了深受感动,张开双臂,想去拥抱母亲,可是她像梦中的幻影一样消失了。现在许多阴魂涌过来,全是着名英雄的妻子。她们都吮吸祭品的鲜血,向我诉说各自的命运。她们的幻影也消失了。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令我激动的幻影。那是大统帅阿伽门农的阴魂。他慢慢地走近土坑,吮吸鲜血。然后,他抬起头,认出了我,悲痛得哭了起来。他朝我伸出双手,但无法够到我。我急忙问起他的情况。“尊贵的奥德修斯哟,”他说,“也许你以为是海神把我淹死的,其实不是如此。我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她的情人埃癸斯托斯乘我沐浴时谋杀了我,在我怀着对妻儿的想念之情从远方归来时被他们杀害了。为此,我也劝你,奥德修斯,千万要小心,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妻子,不要因为她的热情而把秘密都告诉她。但是我忘了你的妻子是聪明而贤淑的!尽管如此,我仍然劝你悄悄地返回伊塔刻,因为能够完全相信的女人几乎是没有的啊!”

忒勒玛科斯收下这些礼物,表示诚挚的感谢。他们用完送行的早餐,上了马车。墨涅拉俄斯右手端着满满一杯酒,来到马前,向神衹举行灌礼,祈祷神衹让他们平安到家。忒勒玛科斯再次表示感谢,他看到一头雄鹰从宫中飞来,鹰爪下抓着一只白鹅,一群男女叫嚷着追了过来。雄鹰一直飞到两个青年的马前。看到这个吉兆大家都很高兴。海伦还说:“朋友们,请听我的预言吧!雄鹰抓到宫中的肥鹅,这表示奥德修斯经过长久漂流后将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到家乡。也许他已经到了家乡,正准备收拾那批养得肥肥的求婚人!”

“但愿宙斯让这吉兆应验,”忒勒玛科斯说,“如果真的应验了,尊敬的王后,我将在家中像敬奉女神一样敬奉你。”

两个青年告别后驾车出发了。第二天,他们平安地到达皮洛斯城。忒勒玛科斯请珀西斯特拉托斯驾车绕城而行,直接把他送到海边的大船那儿,因为他怕朋友的父亲又会盛情挽留。他们到了海边,珀西斯特拉托斯跟朋友依依惜别,对他说:“快上船出发吧!如果我的父亲知道你在这里,他一定会来挽留你在他的宫里住一夜。”忒勒玛科斯的同伴们上了船,在船桨旁坐了下来。忒勒玛科斯则在船尾向保护自己的女神雅典娜献祭,并祈祷。

突然,一个人急急地朝他奔来,并伸出双手,大声呼喊着:“年轻人哟,凭着这些祭品,凭着神衹,凭着你全家的幸福,我请求得到你的庇护,让我登上你的大船吧。我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我的家在皮洛斯,从前生活在亚各斯。我在那里由于一时气愤打死了一个人。死者的亲戚权势大,他们发誓要我偿命。我不得不到处流浪,现在他们追踪到这里,恳求你让我上船吧。”

忒勒玛科斯非常同情他,便让他上船同行,并答应他,到了伊塔刻也会照顾他的生活。

忒勒玛科斯从他手里接过长矛,跟他一起坐在船尾。水手解开缆绳,竖起桅杆,挂上白帆。

顺风吹满船帆,船只飞快地航行在大海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