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和他的儿子忒勒玛科,她让女仆拿着弓和箭袋离开了库房

奥德修斯躺在草地上熟睡,这时他的保护女神雅典娜正在着手为他安排。女神赶到舍利亚岛,在岛上淮阿喀亚人建了一座城市。女神走进贤明的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来到国王的女儿瑙西卡的内室。瑙西卡生得美丽、端庄,如同一个漂亮的女神。她睡在宽敞而又明亮的卧室里,门外有两个侍女看守。雅典娜如清风似的走到姑娘的床前。她变形为姑娘的侍女,出现在姑娘的梦中,对她说:“你这个懒姑娘,你的母亲会笑话你的,你的美丽的衣服还放在橱里没有洗净呢,如果你明天和人订婚了,你怎么办呢?你将没有一件干净的衣服穿。起来,快去洗衣服。我陪你去,帮你一起洗,让你尽快把衣服洗完。”

珀涅罗珀也觉得现在是布置射箭比赛的时候了。她手中拿着一把带有象牙柄的铜钥匙,由女仆们陪着,来到后库房,那是奥德修斯储藏财宝的地方。她看到钉子上挂着一张硬弓和一个箭袋,便伸手把两样东西取了下来。他睹物思人,不禁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她让女仆拿着弓和箭袋离开了库房。珀涅罗珀一直走进大厅,要求求婚人安静,然后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求婚人请听着,凡想得到我的人,都必须作好准备,我们将举行一种比赛!这里有我丈夫的一张硬弓,那里依次排着十二把斧头。不管谁,只要能拉弓一箭射过十二把斧头的穿孔,就可娶我为妻,我也将随他同去。”
安提诺俄斯立即说:“各位求婚人,来吧,让我们进行这场比赛吧。当然,拉动这张硬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像奥德修斯那样健壮。”他一边说,一边却幻想自己拉开弓,一箭穿过了斧孔。
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好吧,诸位求婚人,你们将要进行一场在希腊尚无先例的比赛,为了得到全希腊最美丽的妇人。当然我不必再多费口舌称赞我的母亲了。现在张弓射箭吧!我愿意参加比赛。如果我赢了,我的母亲就可以永远留在家里了!”说着,他丢下紫金披风,解下宝剑!在大厅的地上划了一道小沟,把斧子依次插在地上,然后把土培上踩紧。他做完这一切,便拿起硬弓,站在大厅的门槛上,连续拉了三次,但都失败了。他刚想拉第四次,父亲对他使了一下眼色,他只得放下了硬弓。“神衹在上,”他大声喊道,“也许我无力,也许我年轻,所以拉不动弓。现在轮到其他人了,你们比我有力,就来试试吧!”
安提诺俄斯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朋友们,那就开始吧!”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勒伊俄得斯,他是唯一不满求婚人胡作非为的人,厌恶他们在餐饮时放肆的吵闹。他从容地走近门槛,试着拉,但没有拉开。“还是让别人来试试吧,”他大声说,“我不是合适的人选!”说完,他把弓和箭袋靠在门旁,两只手却累得举不起来了。求婚人一个个地试着拉弓,但都失败了。
最后,只剩下安提诺俄斯和欧律玛科斯两人。

当天晚上,牧猪人回到了草屋。这时,奥德修斯和他的儿子忒勒玛科
斯正忙着宰杀一只小猪,准备晚餐。因为奥德修斯又被雅典娜的金杖点过,
重新变成了衣衫褴褛的乞丐,所以牧猪人认不出他来。“你从伊塔刻带来什
么消息?”忒勒玛科斯大声问道,“求婚人还埋伏在那里准备袭击我吗?”
欧迈俄斯告诉他,求婚人的船已回来了。忒勒玛科斯偷偷地朝父亲笑了笑。
于是,他们三人一起用餐,餐后便躺下安睡。
第二天早晨,忒勒玛科斯准备进城去,他对欧迈俄斯说:“老人家,我现在要去看望我的母亲。你把这位可怜的外乡人带到城里去,让他可以在城里求乞,我无法接济每一个穷人,我自己的事已经够我烦恼的了。”
奥德修斯对儿子装假的本领感到惊奇而且满意,他说:“亲爱的小伙子,一个乞丐在城里求乞,总会比在乡下要有收获。你先走吧,让我先在火炉边暖一暖身子,然后由你的仆人领我进城去。”
忒勒玛科斯急忙走了。他来到宫门口,这时天色还早,求婚人还没有起床呢。他把长矛靠在门柱上,自己走进大厅。女仆欧律克勒阿正忙着给王座铺上漂亮的坐垫。她一看见主人走进门,便含着高兴的泪花朝他走去,欢迎他平安归来。其他的女仆们也围着他,连连地吻他的双手。他的母亲珀涅罗珀也从内廷赶忙出来,苗条的身材就像阿耳忒弥斯,漂亮的面容就像阿佛洛狄忒。她哭泣着拥抱儿子,吻着他的面颊。“亲爱的儿子,你终于回来了,”珀涅罗珀呜咽着说,“我真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为什么瞒着我,偷偷地到皮洛斯去了?你打听到什么有关父亲的消息呢?”
“啊,我的母亲,”忒勒玛科斯竭力忍住他的真实感情,悲愁地说,“别提起父亲了,免得我烦恼。你去沐浴更衣吧,然后向神衹祈祷。如果他们答应保佑我们复仇,我们就向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我现在到市场去接一位同我一起回来的外乡人,他正在一位朋友那儿等我。”
珀涅罗珀照他说的那样做了。忒勒玛科斯手执长矛,向市场走去,后面跟着几只猛犬。
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市民见了都惊羡不已。求婚人也迎上来,对他说了许多恭维话,但心里却在暗暗地策划谋害他的计划。忒勒玛科斯不理睬他们,只是同他父亲的三位老朋友门托尔、安提福斯和哈利忒耳塞斯在一起,对他们讲了一些可以说的事情。现在,庇埃俄斯带着他的朋友忒俄克吕摩诺斯走过来。忒勒玛科斯对两人表示欢迎。庇埃俄斯对他说:“亲爱的忒勒玛科斯,请你派女仆到我家去取墨涅拉俄斯送给你的礼物吧。”
“好朋友,”忒勒玛科斯回答说,“那些礼物暂时放在你家吧,这样更安全,因为我还不知道事情将会怎样。如果求婚人把我杀死,他们会瓜分我的财产的。我与其把这些珍贵的礼物送给他们,还不如送给你呢。如果我战胜了他们,你再把那些宝物还给我吧!”
说完,忒勒玛科斯牵着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的手,领他来到宫殿。珀涅罗珀悲愁地对儿子说:“忒勒玛科斯,我还是回内廷去,一个人呆着,偷偷地流泪为好,因为你看来不会把听到的关于父亲的消息告诉我,是吗?”
“亲爱的母亲,”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只要有一点能使你宽慰的消息,我一定会乐意告诉你的。年老的涅斯托耳在皮洛斯热情地接待了我,可是他对父亲的消息却一无所知。他派儿子和我一起去斯巴达。我在那里受到大英雄墨涅拉俄斯的盛情款待,还见到了海伦。特洛伊人和希腊人为了她作出多大牺牲呵!我在那里才听到一点消息。墨涅拉俄斯在埃及时听海神普洛托斯说,我的父亲在俄奇吉亚岛被仙女卡吕普索强行留下了,他没有水手,也没有船,只好无可奈何地待在那里。”
王后听到这消息,很激动,这时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打断了年轻主人的话,说道:“王后,你的儿子并不知道全部情况,请听我的预言吧:奥德修斯已经回到了家乡,他在等待机会,报复求婚人。那是一只飞鸟给我的预兆,当时我就把这个吉兆告诉了你的儿子。”
“但愿你的预言能够应验,”珀涅罗珀叹息着说,“到时我不会忘记酬谢你的。”
这时,欧迈俄斯和他的客人也出发到城里来。奥德修斯背着破口袋,手里拿着牧猪人给他的讨饭棍。他们来到城里的一口水井边,突然遇到羊倌墨兰透斯和他的两个助手,他们正赶着几只肥羊,给求婚人送去,让他们享用。羊倌看到牧猪人和衣衫褴褛的乞丐,便辱骂他们:“你们也在这里啊!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无赖领着无赖。该死的牧猪人,你领着一个乞丐到哪里去呀?他想在城里沿门求乞吗?把他交给我吧,我可以让他打扫羊圈,给羊喂草。这样,他还能派点用场!但是,他也许什么也不会,那只好讨饭了!”他一面说,一面朝奥德修斯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奥德修斯突然挨了一脚,但没有栽倒。他心里思量,是否要把对方打翻在地,但他还是忍住了。
牧猪人欧迈俄斯却怒不可遏,严厉地斥责这个牧羊人,然后他转过脸去,对着水井说:“神圣的水泉女仙哟,如果我的主人以前向你们献祭过许多宝贵的礼物,请容许我祈求你们,保佑我的主人平安地回来吧!他一定会惩罚这个无赖。他是世界上最恶劣的牧人,只知道整日在城里鬼混,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

姑娘突然醒来,急忙起了床,走到父母那里。她的母亲正和女仆们坐在炉子前纺织紫线,国王却在门口遇到了女儿。瑙西卡抓住父亲的手,撒娇地说:“亲爱的父亲,叫人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吧,让我到河边去洗衣服,我把你和我的兄弟们的衣服都带去洗。”

姑娘羞于说到自己订婚的事,所以只好这么说。她的父亲知道女儿的心事,微笑着说:“去吧,我的孩子,我命仆人为你套车!”瑙西卡从房里取出衣服,放在马车上。母亲把甜酒给她装在皮袋内,又给她送上面包和别的食品。她还给女儿一瓶香膏,让女儿和女仆们沐浴后可以搽抹身体。瑙西卡亲自执缰挥鞭,架着马车来到河边。她们卸下马,让马儿在草地上吃草,然后拿起衣服在专供洗衣的小沟里洗濯。沟里注满了河水。姑娘们将衣服搓洗并捶击干净,在清水里过了一下,然后把衣服一件件晾在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河岸上。洗完衣服,她们在清水里沐浴,涂上香膏,愉快地吃着带来的食品。大家在草地上尽情地戏耍,等待衣服在阳光下晒干。

姑娘们快乐地抛着球,享受着美好的时光。瑙西卡一边抛球,一边唱歌,大家跟着她一起唱了起来。这时,瑙西卡向她的女伴掷去一球。隐身在一旁的女神雅典娜把球引向河水的急流中。姑娘们一阵喧闹,把睡在橄榄树下的奥德修斯惊醒了。他欠起身,心想:我在什么地方?我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姑娘们欢乐的笑闹声。

他一边想,一边拉断一根树叶浓密的树枝,遮盖自己光着的身体,然后从树丛里走出来。他的身上仍然沾着海草和海水的泡沫,看上去像个野人。姑娘们以为遇上了海怪,吓得四处逃窜。只有阿尔喀诺俄斯的女儿站立原地,因为雅典娜给了她勇气。

奥德修斯寻思是上去抱住姑娘的双膝,还是虔诚地站在远处,恳求她赐给一件衣服,并指点他去寻找人们居住的地方。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后一种做法比较合适,于是他在远处对她大声说:“喂,我不知道你是女神还是人间女郎,但无论你是谁,我都要向你恳求援助!如果你是女神,那么你一定是阿耳忒弥斯,因为你像她一样端庄美丽。如果你是人间女郎,那么我要赞美你的父母和兄弟们,因为他们有你这样可爱的女儿和姐妹,一定很满意。

能够娶你为妻的人该有多么幸福啊!请你怜悯我吧,我受尽了人间少有的折磨。二十天前我离开了俄奇吉亚岛,我被海浪卷入大海。最后我这个可怜的落难人被冲上了这儿的海岸,我在这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请给我一件遮身的衣服吧!告诉我,你住在哪座城里?愿神衹保佑你万事如意,使你有一位好丈夫,一个美满的家庭,过上幸福的生活!”

瑙西卡回答说:“外乡人哪,看上去你像个高尚的人。你既然来到我们的国家,来到我的面前,那么你就不会缺少衣食。我愿意告诉你我们住在哪里,告诉你关于我们民族的事。

居住在这里的是淮阿喀亚人,我是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女儿。”说完,她唤来逃散的女仆们,并安慰她们,告诉她们不要害怕这个外乡人。女仆们仍然惊恐地站在那里。当奥德修斯在隐蔽的小河里冲洗干净后,她们才听从女主人的吩咐,给他送上长袍和紧身衣。他穿上衣服,正合身。奥德修斯的保护神雅典娜使他显得更加健美,威武,气宇轩昂,神采奕奕。他从树丛里走出来,坐在略略离开姑娘们的地方。

瑙西卡惊讶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对身边的女伴们说:“一定有个神衹在保护他,并把他带到淮阿喀亚人居住的地方。刚才他又脏又丑,现在却像自天而降的神衹一样。

如果我们民族有这样一个出色的人,而且命运之神选他作我的丈夫,那我多么幸福啊!好了,姑娘们,去吧,给外乡人送上美酒和食品吧!”女伴们立即照她吩咐的做了。奥德修斯又吃又喝,在忍受了长久的饥渴后,他第一次愉快地享用了一顿美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