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用蜡把朋友们的耳朵塞起来,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

后来,我们来到希波忒斯的儿子埃洛斯居住的海岛。他是神衹的好友。这座岛像是浮在海上一样,周围铜墙环绕,砌在陆地边缘的陡峭的山岩上。埃洛斯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宫殿。

我们在埃埃厄岛火化并且安葬了埃尔朋诺耳的尸体,然后给他建了一座坟。喀耳刻依然对我们以礼相待,并为我们准备了充足的食品。临行时,她警告我们途中有险。
途中第一个险遇发生在塞壬女仙们居住的海岛上。她们专门以美妙的歌喉迷惑航海的人。她们坐在绿色的海岸上,看见船只驶过,就唱起动听的魔歌。被歌声吸引而想登陆的人总是遭到死亡。因此,这儿的海岸上尸骨成堆,显得恐怖而阴森。我们的船在女妖海岛旁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吹动我们前进的顺风突然停息了。海面平静如镜。我的朋友们放下船帆,将它们卷起来,开始摇桨前进。这时,我想起了喀耳刻的预言,她说:“当你经过塞壬女仙居住的海岛时,女仙们会用歌声引诱你们,你必须用蜡把朋友们的耳朵塞起来,不让他们听到歌声。如果你自己想听听她们的歌声,你就叫朋友们先把你的手脚捆住,绑在桅杆上。你越是请求他们放下,他们就得把你捆得越紧。”
我马上割下一块蜂蜡,将它揉软,然后把它塞住我的朋友们的耳朵。他们也照我的吩咐,把我捆在桅杆上,然后又用力摇桨。塞壬女仙们看到船只摇近,都变作媚人的美女,来到海岸上用甜蜜而清脆的嗓音唱道:
来呀,奥德修斯,荣耀的希腊人, 请停下来,倾听我们的歌声!
没有一只船能驶过美丽的塞壬岛, 除非舵手倾听我们美妙的歌声。
优美的歌给你们快乐与智慧, 伴随你们平安地航海前进。
塞壬女仙完全知道在特洛伊的原野, 神衹使双方的英雄备尝生活的艰辛。
我们的睿智如普照天下的日月, 深知人间发生的战争与爱情。
我听着,听着,突然心里产生了一股抑制不住的愿望,想奔到那儿去。我用头向朋友们示意,请他们放开我。朋友们什么也听不到,只是用力地摇桨前进。其中有两位朋友,欧律罗科斯和珀里墨得斯牢记我的吩咐,他们走过来,把我捆得更紧。直到我们平安地驶过塞壬岛,完全听不见她们的歌声了,朋友们才取出耳中的蜡条,并把我从桅杆上解下来。我很感谢他们毫不动摇地前进,摆脱了塞壬女仙的引诱。
我们继续前进。不久,我看到前方水花迸溅,波涛汹涌。这里就是卡律布狄斯大漩涡。
它每天三次从悬崖下奔涌而出,并在退落时将通过的任何船只全都吞没。我的朋友们吓得连手上的桨都掉在水里,差点被波浪卷没。船停了下来。这时,我从坐位上站起来,走到船头,给我的朋友们鼓气。“朋友们,”我说,“今天我们遇到的危险不会超过我们在库克罗普斯的山洞里所遇到的危险,当时我们也从那里逃出来了。现在,你们不要慌,听我的吩咐,都坐在原位,抓紧桨,勇敢地朝漩涡冲去。我想,宙斯一定会帮助我们的。而你,掌舵的朋友,更应小心,拿出本领来,操纵我们的船靠岩边航行,不要被卷进漩涡里!”喀耳刻曾经对我讲起过卡律布狄斯大漩涡,我再三提醒朋友们注意。但喀耳刻还提醒我提防海妖斯策拉,为了不致引起朋友们的恐慌,我对他们没有提及。只是我却忘了喀耳刻提醒我的事:在跟海妖搏斗时不要穿铠甲。可是我仍然穿上铠甲,手持两根长矛,站在船头,准备迎头痛击冒出水面的海妖。我不知道海妖从哪里出来,于是便小心地四处观察。我们的船渐渐地逼近隘口。我想起喀耳刻向我描述过斯策拉的模样。她说:“她不是可以杀死的海妖,而是不可杀死的海妖。光凭力量和勇敢是制服不了她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开她。她住在卡律布狄斯大漩涡对面的山岩上,山峰高耸入云,山腰有一个阴暗的山洞,那是太阳永远也照不到的地方。她就住在这里。她的可怕的叫声如同狗吠,一直飘到很远的地方。海妖有十二只不规则的脚,有六个蛇一样的脖子,每个脖子上各有一颗可怕的头,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三排毒牙,随时准备把猎物咬碎。她把她的一半身子潜伏在山洞里,而把六个头伸出洞外,吞吃海豹、海豚和其他海里的大动物。还从来没有一艘船经过这里时不被她攫去几个水手的。”
我正想着这怪物的模样,船已接近卡律布狄斯大漩涡,它真像火炉上的一锅沸水,波浪翻腾,激起漫天雪白的水花。当潮退时,海水混浊,涛声如雷,惊天动地。这时,下面黑暗的泥泞的岩穴便可一眼见到。当我们惊恐地注视着这一可怕的景象时,当舵手正小心地驾船往左绕过漩涡时,突然海怪斯策拉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一口就叼去了我们的六个同伴。我看见他们在妖怪的牙齿中间扭动着双手和双脚,挣扎了一会儿,他们便被嚼碎,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我们终于穿过了卡律布狄斯大漩涡和海妖斯策拉之间的危险的隘口。现在,船航行在平静的海面上。特里纳喀亚岛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岛上阳光明媚,生意盎然。那里传来神牛的哞哞叫声和绵羊的咩咩声,它们是太阳神的牧群。不幸和灾难使我们变得聪明多了。我想起了喀耳刻和提瑞西阿斯的警告,便连忙吩咐同伴们避开太阳神的海岛,但我的同伴们听到这话却很不高兴。欧律罗科斯恼怒地说:“奥德修斯,你是一个狠心的人。我们已经精疲力竭了,你难道真忍心不让我们休息一下吗?不让我们上岛去吃一顿,喝一口吗?难道我们必须整夜在漆黑的海上航行吗?如果夜晚巨风突然袭击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就让我们在岸上过一夜吧!瞧这里的海岸多么可爱,多么迷人!”

王后向外乡人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奥德修斯在女仆欧律克勒阿给他铺的床褥上躺下。
她用厚厚的羊皮铺在生牛皮上,又在奥德修斯躺下后在他身上盖了一件长袍作被子。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轻浮的女仆们跟求婚人在嬉闹,还不时从他的床前走过。奥德修斯强忍住怒火,自我安慰说:“我的心啊,忍着吧,你已经忍住许多苦难了!”可是他仍然不能入睡,因为他在考虑复仇的计划,他担心他们人多势众,制服不了他们。
这时,雅典娜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他的床前,俯下身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这样沮丧而怯懦呢?一个人可以依赖一个人间的朋友,何况我是一个女神呢。我曾经答应过保护你,现在即使有天大的危险和艰难,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睡了。”说着,她轻轻地触了一下奥德修斯的眼皮,使他安静地睡着了。
清晨,宫殿里又喧闹起来。女仆们过来生了火。忒勒玛科斯穿好衣服,赶赴市场召集国民大会。一群家犬跟在他的身后,欧律克勒阿吩咐女仆们准备献祭和宴会。求婚人带来的男仆在院子里赶劈木柴。牧猪人送来了肥猪,并向他招待过的老朋友亲切问好。牧羊人墨兰透斯也送来了肥羊,将它们拴在圆柱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面前时,嘲弄地说:“老乞丐,你还赖着没有走?我想,你大概要尝到我的拳头才走吧!”奥德修斯只是摇摇头,一声未吭。名言网:www.mrmy.org
现在,一个诚实的人走进宫殿,他就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他为求人送来一头牛和几只肥山羊。见了牧猪人,便问他:“欧迈俄斯,那个外乡人是谁啊?他很像我们的国王奥德修斯。”说完,他又朝奥德修斯走去,向他问候,说:“外乡人,你好像很不幸,但愿你将来会幸福!我刚看到你,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因为你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他现在也许衣衫褴褛,在各地流浪,像个乞丐一样。我在年轻时就为他放牛。可是,现在虽然牛羊成群,我却不得不把肥牛一头头地送给求婚人享用。我希望奥德修斯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些无赖。不然的话,我也许早就离开伊塔刻到别处去了。”
“牧牛人,”奥德修斯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卑贱的人。我敢指着宙斯发誓,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你将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惩罚这些求婚人的!”
“但愿宙斯保佑,使你的话能实现。”牧牛人说,“到时候,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女儿,每天和妻子儿女饮宴作乐。这位好心的国王招待我们在岛上住了足足一个月。他饶有兴趣地向我们打听关于特洛伊城、希腊英雄和他们返乡的情况。我详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最后,我恳请他帮助我们回国,他也一口答应了,并赠给我鼓鼓的皮袋。这是用九岁老牛皮制成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风,都是可以吹遍世界的大风,因为宙斯让他掌管各类风,他有权叫风儿吹起,或停息。他亲自用银绳把风袋捆在我们的船上,把袋口扎紧,不让一点儿风漏出来。但是他没有把所有的风都装进去,当我们出发时,西风轻轻吹起船帆,送我们回乡。如果不是我们的冒失和愚蠢,我们本可平安地回家的。

我们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的晚上,我们已经来到家乡伊塔刻岛的附近,连岛上燃烧着的烽火也看得清清楚楚。偏偏在这时,我由于连日劳累,不禁睡着了。乘我睡着时,我的同伴们纷纷猜测埃洛斯国王送给我的皮袋内装着什么礼物。他们一致认为袋里一定是金银珠宝。一个心怀妒嫉的人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奥德修斯无论到哪里都受到重视和尊敬!看看他一个人从特洛伊带回多少战利品啊!可我们呢,我们一样冒险和吃苦,却落得两手空空。埃洛斯这次又送给他满满一口袋金银财宝。怎么样,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其他人听了他的建议都赞成。他们刚解开袋口,所有的风都呼啸而出,将我们的船又吹进波浪汹涌的大海上。

我被风声惊醒。当我看到我们遭到的不幸时,恨不得跳进海里,让波浪把我埋葬。可是我平静下来,决定逆来顺受。肆虐的大风又把我们送回埃洛斯的海岛。我让同伴们留在船上,只带了一个朋友和一个使者去国王的宫殿。国王和妻子儿女们正在用午餐。他们看到我们又回来了,感到很惊异。当他听说了我们转回来的原因时,管理风的埃洛斯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真是可恶的人,神衹会惩罚你的!滚出去!”他把我赶了出去。我们悲伤地回到船上继续航行。我们在海上漂泊了七天,仍然没有看见陆地的影子,都感到绝望了。

最后,我们看到一处海岸,岸上有一座碉楼众多的城堡。后来听说,它叫忒勒菲罗斯城,是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居住的地方。我们当时还不知道,而且也看不清城里有什么古怪之处。我们驶进山岩包围的港口。港内海水平静如镜。船停泊后,我登上山岩,放眼四望,看不到一块耕地,也看不到牛羊。我只看见城头青烟升上天空。我派出两个朋友和一名使者前去侦察。他们沿着一条林间小道向冒烟的地方走去,来到城墙附近,遇到一位年轻的妇女。

她是莱斯特律戈涅斯国王安提法忒斯的女儿,正要到阿尔塔奇亚的泉水那儿去汲水。姑娘高大得使他们吃惊。她友好地给他们指点去父亲宫殿的路,并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介绍了关于城市和居民的情况。他们真的进了城,并走进宫殿,看见莱斯特律戈涅斯人的王后,高大得如同一座山峰站在他们面前时,都惊得目瞪口呆。看来莱斯特律戈涅斯人也是吃人的巨人。

王后急忙叫出丈夫,他立即抓起使者,国王下令将他洗净,烹煮,当作他的晚餐。其余两人吓得拼命逃跑。国王下令追击。一千多全副武装的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追了上来,用巨石朝我们的船砸来,四周响起船板破碎和垂死者的呻吟声。我早已把自己的船停在一块岩石的后面,可怕的巨石砸不到这儿。其它的船都被砸沉了。后来我带着幸存下来的少数伙伴,驾船逃离了港口。海面上漂浮着死尸,惨不忍睹。

我们挤在一只船上,继续航行。过了几天,来到埃埃厄海岛。这里住着美丽的女仙喀耳刻。她是太阳神和海神女儿珀耳塞所生的孩子,是国王埃厄忒斯的妹妹。喀耳刻在岛上有一座漂亮的宫殿。当我们驶进港湾时,还不知道谁住在这儿。我们停泊后,因过分疲劳和悲哀,就躺在岸边的草地上睡着了,一直睡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清晨,我佩着剑,执着长矛,出发去探询情况。不久,我发现了一楼青烟从宫中升起,不禁想起不久前发生的可怕的事情,因此决定还是回到朋友们的身边。当时我们快要断粮了,一定是神衹可怜我们,在我回来的途中突然发现一头高大的雄鹿。我用长矛掷去,击中它的背部,枪尖从肚子上透出来。

雄鹿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死了,我拔出长矛,用柳条编成绳索,捆住鹿脚,然后将它背在背上,朝船走来。

同伴们看到我肩上扛回了一头漂亮的猎物非常高兴。我们将鹿肉烤得喷香,又找出剩下的一点点面包和酒,坐下来大吃。我给他们讲起宫中冒出青烟的事,可是他们都没有勇气去侦察,因为他们还记得库克普罗斯人的山洞和莱斯特律戈涅斯国王的海港。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丧失勇气。于是我把同伴们分为两队。我率领一队,欧律罗科斯率领另一队。然后我们在战盔里抽签,结果欧律罗科斯中签,于是他带着二十二名伙伴出发。他们心惊胆战地朝着我所看见有烟冒出的地方走去。

不久,他们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这宫殿坐落在绿荫遮蔽的山谷里,四周绕着漂亮的围墙。这儿就是女仙喀耳刻居住的地方。他们走近宫门,突然看见宫院里有许多野狼和猛狮在奔跑。野狼露出尖尖的牙齿,狮子抖动着蓬乱的鬣毛,他们怕得正想逃跑时,那群野兽已将他们团团围住。奇怪的是那些野兽很温和,只是慢慢地走过来,像向主人摇尾乞怜的狗一样。我们后来才知道,它们原来都是人,是被喀耳刻用魔法变成了野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