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那时候农村没有相机,和你一起吃遍、玩遍、看遍西安

原标题: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林建芳作品赏析——《乡村童年》

原标题:【评玩具】子小天:大果果评测《铂金异色大火车闪电套装,千万别把来之不易的快乐草草忘记》

原标题:西安“拆二代”生存图鉴

我生长在农村,那片热诚的土地承载着我童年所有美好的往事,可惜那时候农村没有相机,没有记录下一丝一毫的影像……

大家好,准时和大家一起分享玩具。

主编乱弹妞:**两枚少女心爆棚的“女汉子”,爱吃会耍又可爱,卖得了萌,犯得了二,自诩追得上陈伟霆,嫁得了吴亦凡…当然,和你一起吃遍、玩遍、看遍西安,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怀旧的我,经常会想一些过去的事,思念好久不见的儿时伙伴,怀念梦中的故人,有时会开怀大笑,有时会热泪盈眶。

1919年的今天可口可乐公司成立,2018年的今天我们一起来分享铂金异色大火车闪电套装。

2011年9月16日,地铁2号线开通,西安成为西北地区第一个开通地铁的城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更多人注意到,一个“拆”字布满长安城。

所以当我拿起相机拍摄的时候,目光情不自禁地注视起乡下和乡下的儿童,当镜头对着他们,有一种特别情感,我觉得是在拍过去的我,一切都会涌上心头,那些魂牵梦绕的……

名字好长,念起来很累,这段时间大果果工作比较繁忙,之前几篇分享难免有些潦草,今天就让大火车和闪电来自我介绍吧。

图片 1

图片 2

大果果:开始吧~

拍摄:神仙鱼

▲矮墙上听爷爷拉二胡

闪电+大火车:@#¥%……&&(塞星语)

拆迁和修地铁,成了这座城市这些年的关键词之一。但这也伴随着许多的误解。在很多人眼里,“拆二代”约等于一夜暴富,甚至跟“富二代”画上了等号。而实际上,城市化进程之中的拆迁越来越普遍,“拆二代”也生出了新的变化和误解,我们找到了一群老西安“拆二代”,来听听属于他们的故事。

图片 3

大果果:翻译器没开,嗯,现在可以正式开始了~

图片 4

▲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闪电+大火车:我们两个是通过闲鱼找到我们的新老板大果果的,我们之前也看过这位业余爱好者的分享,按照套路是先讲外包,但这个环节只能跳过了,因为如图,我们的上一位老板以这样的方式将我们进行宇宙桥传送,让大果果也很无奈。

上头猫 25岁

图片 5

图片 6

原丨道北原住民 拆迁后丨华清东路

▲采野菜的小姑娘

闪电+大火车:伤心的事都过去了,这次有机会能上这个通告,作为圈子里几乎不受关注属于四线的我们还是很激动的。我们最大的亮点(也可能是最大的败笔)就是“异色”二字。

我是道北人,外地人可能不知道,西安人对道北本身是有偏见的,这里过去没有像样的小区,一开始的居民都是自己盖房,后来铁路上的职工搬过来,才逐渐有了小区。很多人提起道北就会说,这里的人脾气大,蛮!其实也不全都是这样,小时候我总是忘记带钥匙,放学回家就直接在邻居家待着,等我爸妈回来领我。

春天里的桃花梨花林和油菜花地不是用来拍照的,而是我们追逐、打野战、捉迷藏的好去处,只玩到太阳快下山,父母一声声一次次的呼唤,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图片 7

我小时候,道北虽然乱但是很方便,火车站怎么样也是交通枢纽,从这里到西安各个地方都很方便,不管去哪几乎都有直达车。

乡村的夏夜特别美,吃过晚饭就把竹床摆在院子里,然后躺在上面望着夜空数星星,银河里的牛郎织女星,像勺子一样的北斗七星……

闪电+大火车:也许你要说我们不伦不类,我们只能告诉你——是你不懂混玩具圈的艰辛,变形金刚系列有多少,人物有多少?老板们哪能各个都签收回家。要出头就要出位,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整容(重涂)虽然我们失败了。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拍摄:神仙鱼

▲等妈妈干好活一起回家

大火车:第一次上通告难免激动,话多,还是由我开始吧。这也许是我们两兄弟唯一一次通告,请你一定继续看下去。

现在新家在华清幸福里,新小区一直有媒体关注,我们没去之前就有一些了解,前一阵跟爸妈去看房,确实比之前道北的条件好很多,拿了钥匙但还没住进去,新房子得一段时间去收拾装修,楼下的幸福林带也还在建,以后周边绿化应该不错,就是地方有点偏,楼下吃饭的地方也少。

图片 11

图片 12

城里的拆迁跟农村其实不太一样,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搬家很麻烦,从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搬走,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东西真的是带不走,上次回去看到拆掉的小区门口还有别人没来得及收走的全家福,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过新年挂红灯笼

大火车:我一般拍模卡都会选择航天飞机形态,因为心理学研究表明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原型机)在男性的心理暗示中有着和制服一样的吸引力。这也算是我的天赋吧。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拍摄:武雨露

▲简单的工棚里我们也可以玩的很开心

大火车:因为出道较早和多方向发展(三变)的需要,我在这个形态还是有一些缺陷的,比如前半部分莫名其妙的盖子,还被造型师涂成了显眼的橙色,比如后半部分那个巨大的缝隙。所以在拍戏时我一般不让导演拍俯视镜头,今天也算是为了通告和大家坦诚相见了。

我觉得我也不算是“拆二代”吧,我们家没有赔偿款,分了房子还要装修,折腾一趟下来,又花出去了二十多万,每次朋友调侃我是“拆二代”的时候,我都想把各种账单发给他们看。

秋天,硕果累累,稻谷飘香,美丽的田野上,一群扫稻谷的孩子,一把扫把,一个簸箕,过滤了泥块和沙粒,棵颗粒粒金黄色的稻谷,像金子般宝贝。

图片 16

但是对西安的拆迁政策家里还是支持的,我家18年初搬走,现在就能拿到新房子,从拆除到安置只用了大半年时间。新房子家里也都很满意,过去总觉得道北太乱了,想住进楼房,现在也算是梦想成真。

冬天的乡村,由于没有了绿树如荫的点缀,显得有点萧条,清晨田地蒙着一层薄薄的的霜,踩在上面吱喳吱喳的响,太阳一出来孩子们会跑到稻草堆边,挨着大人的“火贪”取暖。

大火车:下面是我比较喜欢的出镜角度,嗯,没错,是背影,你可以说是屁股~三个巨大的喷气管彰显着力量感,加上橙色的涂装,是不是有种铁汉柔情的味道。

图片 17

岁月如歌,歌如岁月,每一首歌都代表着一段岁月,每一段岁月又诠释着歌蕴涵的感情,感悟着不同的人和事,或安静似水,或动听心魄。

图片 18

西安站改工程北广场棚改项目安置小区

图片 19

大火车:不知不觉又这么多话,我尽量加快速度,毕竟还要留些时间给我的兄弟闪电,下面就是我的本命形态——大火车。“名字叫的响,样子长的锉”大果果这句话说的就是我。每次拍戏演火车,因为并不能看出我是火车,后期只有加光啊,加特效啊,不停加,加的DuangDuangDuang的。后来就没人找我演火车戏了。

YC表姐 28岁

▲老屋前跳橡皮筋

图片 20

原丨月登阁 拆迁中

图片 21

大火车:哎,那些都是曾经了,大果果安慰我说:其实吧,你还是优点的,比如你的蓝色车头因为是金属件所以光泽好,很漂亮。你的火车轮和联动轴虽然是画上去的,是假的,但在那个年代还算画的不错。

我们村是2016年才开始拆迁的,到现在还没有拆完,村里还有一些钉子户,一时半会也拆不完,最开始搬走的村民现在都在外面租房,原来熟悉的邻里街坊全都陆陆续续散落在本村周围的商品楼或者城中村里。

▲农家小院里做作业的孩子

图片 22

过去夏天,一到晚上门口都是纳凉的人,我小时候还有人在村里的空地放电影,得自己从家里拿板凳,不然就得坐地上。

图片 23

大火车:接下来我会向大家展示我的终极形态——人形。

图片 24

▲骑小自行车是我最喜欢的活动

我最大的苦恼就是有腿却不能迈出前进的脚步(没关节),有手却不能抚摸爱人的脸庞(太短)~

图源:梓晋可乐

图片 25

图片 26

月登阁以前是城中村,小摊小贩特别多,环境没有那么好,但是生活很方便。因为民房便宜,之前村里的人都靠房租生活,有的甚至不用出去工作,靠房租就能养活一家人

▲晒秋

图片 27

现在大家虽然每人分有一套90平左右拆迁房,但是拆还没拆完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住进去,听说邻村还有八年没搬进新楼的呢。我们有一个月几百块钱的过渡补偿款,但是在外租房开销比原来多了很多,村民生活反而都变得更拮据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四合院里的童年

大火车:虽然条件不好,但腿上的热感贴一直是我的爱,在那个年代,小朋友们总喜欢不停抚摸它,直到变色,如今它不再神奇,只能作为一个符号,伤感了,又入戏了。

拍摄:神仙鱼

图片 31

至于五官,那时候还不懂什么烟熏、哥特。觉得染头发,带个墨镜就很酷了。

从小时候的家家户户的平房,再到拆迁前每家五六层盖的密不透风,再到前一阵去看,整个村子瓦砾成堆、满目疮痍的现状,心里总觉得遗憾,毕竟是自己住了很多年的地方。但是总的来说,拆迁也是城市发展的趋势,我们不能阻挡时代的发展进程,期待未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区吧!

▲桃花开了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大火车:道具自然不能少,但是我一个反派演员,道具师却给了我把颜色如此可爱的枪,让我的戏路窄了。

拍摄:苏婧

▲我的球星梦

图片 35

梅 25岁

图片 36

大火车:差不多就这些了,很久没登台难免有些紧张~~~

原丨鱼化寨 拆迁后丨鱼化寨

▲我们就在这里写作业吧

闪电:下面轮到我了,我从不像大火车那么矫情,没接戏的时候,变个飞机送送外卖,变个坦克拉拉顺风车,生活总要开心不是吗。

从小就住在鱼化寨,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候家里的大门就是一扇破木门,后来生活好一些了,盖了前院的房子变成了大铁门。现在都没了。

图片 37

图片 38

那时候大家都穷,村子里大部分的家庭都是以种地为生,一年到头千把块了不起了。我妈为了赚钱在小学门口卖了一年米线,到现在我都记得那个味道,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米线。

▲我们一起做作业

闪电:我出道的时候,造型师这个行业刚起步,不像现在的小鲜肉有高街、大牌、限量,动不动就来个透明件,电镀,我们有属于我们的——贴纸。

图片 39

图片 40

但是我的造型师太极端,啪啪啪,一下给我整三个霸天虎的标志,来个三花聚顶,都说反派不好混,每次外卖接单的时候都要我实名认证。

拍摄:l_neo

▲小伙伴一起玩丢手绢的游戏

图片 41

刚上小学的时候我爸骑自行车带着我去舅舅家借了学费,当时好像学费也不便宜。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改建了,不是以前的青瓦房了;但没什么娱乐活动,小学生也就能在学校踢踢球、打打沙包,最开心的是一个礼拜一节的微机课,四个人一台电脑,轮着打游戏。

图片 42

闪电:和大火车相反,我最不喜欢拍背影,你问我为什么,啥也不说,看图。

图片 43

▲爷爷教我识大字

图片 44

图源:网络

图片 45

闪电:没错,杵着的棍子就是我坦克形态的大炮,我只要翻个身,低下头,就基本华丽转身了,就问你diao不diao。

对鱼化寨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闭塞的交通,无论去哪坐公交都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步程,这种情况直到村里拆迁都没有改变,北边的703路一直是出行的唯一方式。村子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麦地,除了小卖部里卖的日用品,大一点的东西就需要去鱼化寨街道买。

▲在赶收割好的田野上玩袋鼠跳

图片 46

图片 47

作者简介

闪电:坦克是折翼的飞机,坦克是刻在肩膀的履带。

拍摄:l_neo

图片 48

图片 49

2012年,我高三,我家开始拆迁。去年分了4套鱼化寨的房子,到今年还在装修,没住进去。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拆二代”是一个贬义词,带有调侃的意味,提到“拆二代”大家都觉得肯定有钱,不用工作。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普通的拆迁户在西安也就是中下偏下的生活水平而已。赔偿款也不太敢花,我是独生子,现在刚刚工作,之后结婚什么的肯定还需要一大笔开销,保不齐生个病什么的,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林建芳,女,汉族,出生于1977年01月,浙江省苍南县人。2016年6月开始摄影创作;2016年12月加入苍南县摄影家协会;2017年6月加入温州市摄影家协会;2017年12月加入浙江省摄影家协会;2018年06月加入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

闪电:别看戏里我轰得博派那帮小子一跳一跳的,只有我明白其中的苦,每次拍完戏我的脸上都是土,我的嘴里都是灰。

图片 50

获奖作品

图片 51

很多人还说,没钱但是有房啊。说实话,回迁房不管是从房子质量,小区绿化,物业服务等各个方面和商品房都是不能比的。但是交通确实是比以前好多了,不远处就有地铁和公交。不过,还是很怀念从前的大院子和梧桐树。

2017年11月作品《传承》在浙江摄影函授学院百人联展丽水市万地世贸花园参展;

闪电:篇幅有限,我赶紧来到人形。比起大火车,我有我的苦。

图片 52

2018年02月作品《等待》入选中国梦摄影大展;

图片 53

Remo 26岁

2018年08月手工书《生存》入选第十七届浙江省摄影艺术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闪电:我每次出门都要背上这个带天线的小书包,坐车,睡觉都很不方便。还贴满了狂派标志,人们总是在背后指指点点~~~

原丨罗家寨 计划拆迁

责任编辑:

图片 54

我从小就不太喜欢村子,小时候家里是小两层的楼房,妈妈和我住在二楼,一楼住着爷爷奶奶。村子里的习俗是老人和最小的儿子过日子,我爸刚好是家里的小儿子,骄纵霸道、脾气不好,我印象里大部分城中村的男性也都是这样。

闪电:当然,小书包也有优点,看谁不顺眼了,我只用~~~趴下,就问你怕不怕

图片 55

图片 56

拍摄:神仙鱼

闪电:至于最大的困扰,就是我一直没有脚,我站立主要靠裤腿。经过长期的锻炼,什么秧歌高跷,都不算个啥。

六岁之前我很少能看到我爸,后来家里非要再生一个儿子,有了弟弟以后,才慢慢能在家看到爸爸的身影。城中村虽然是在城市里,但它的本质还是农村,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没有办法开化。好在弟弟并没有成为我印象里那样的男性。

图片 57

图片 58

闪电:我的造型师比大火车的大方,给我配了两把武器,红红的,有没有很邪恶,是不是很可怕,但只有我知道,因为手掌内扣,每次放下它们我的手腕多疼。

拍摄:李冰

图片 59

为了改善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借了钱,慢慢改造我们家小两层的楼房,从两层变四层,从四层变七层,荣升成为一个可爱的包租婆。因为我们的村子被医院和三四个高校围绕,在我们家租房子的大部分为没钱的大学生、还有刚毕业找工作的学生、医院实习的小护士等等,虽然大环境很乱,但家人跟房客关系**都很好。**

闪电:差不多就这些了,毕竟过气了,也没什么好讲的,无非就是讲讲这些年的心酸,好好一个分享,别被我们搞偏了。

图片 60

图片 61

就这样一点点的积累,我上中学的时候,家里就买了第一套两室房子,搬出来村子。记忆里早晨睡梦被商贩叫卖声唤起的日子结束了。但是,人真的特别奇怪,当你终于脱离了不喜欢的环境以后,却又开始怀念它。

大果果:我来总结一下吧,其实收到大火车和闪电的时候心里有点酸,不是觉得盒子被裸寄,是想着,买G1玩具的朋友一定是对G1有感情的,结果就这么处理了。可别把玩具带来的乐趣也这么处理了。

搬走了以后,时常会想起来爷爷听到叫卖声,从后院冲到家门口给我和弟弟买豆沙包的场景,还有巷子里此起彼伏的麻将声,谁家水管忘记关了,邻里之间接通一个电话,都会帮你从一楼关到七楼的交情。

图片 62

图片 63

也有朋友让我退了,我觉得吧退回去这两个玩具本来就没啥人喜欢,再加上这卖相,估计只能在箱子里待着了,还不如来我这让大家认识,所以就收着了。

拍摄:李冰

我不是要说我多宽容,也不是怪出给我那位朋友,我很感谢他给我一个很不错的好价,真的真的。我从一个人瞎玩,到进群写分享,认识很多朋友,真的很满足。这些满足依靠的都是一个个玩具得来的。千万别把来之不易的快乐草草忘记。

现在我们已经从第一套两室的房子搬到三室,虽然我们那里已经计划拆迁了,但是我和弟弟都很努力地工作挣钱,希望拆迁可以变成锦上添花的事情,村里有很多人都守着那点地方等着发家致富,但是我总觉得这不太现实,而且拆迁并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善。现在的生活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

图片 64

图片 65

好了,今天的分享很啰嗦,很矫情,就当一次尝试吧,各位朋友见谅。

拍摄:李冰

校对:MAX&木头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王先生 30岁

责任编辑:

原丨穆将王 拆迁后丨穆将王

我们村的拆迁很波折,拆迁后过了6、7年,我们才终于搬了回去。但是物是人非。当时很多爷爷奶奶都已经不在了,因为拆迁分开的村民甚至都没能聚在一起送送他们。

穆将王是10年前开始拆迁的,当时承诺两年内回迁,但现在只搬回去了一部分村民,大部分还是在外面租房度日,说好的一个月900元的过渡费,每个月都拿不到这个数,当时支持拆迁的现在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图片 66

去年我们村还上了新闻,说是17年底要让我们都住回去,但是到今年后半年了也没见什么动静,其实拆迁我们是支持的,但是“拆二代”“富二代”这个名号真的担不起,我家到现在都是租房。

最近爸妈一直托人给我介绍对象,其实也不是不愿意谈,但是说实际一点,谁会愿意嫁给一个全家租房过日子的人呢,我这几年还是得自己努力,“拆二代”真的不好当。

图片 67

说在结尾的一些话

近几年西安突然成了网红城市,从四面八方过来的游客来了去了,这一点时常令人惶恐,作为一个西安人,我们深知这座城市变化不易,几百年的文化奠基,现代文明的不断撞击,有人说这几年的西安用力过猛,但好歹我们又往前进了一步。

图片 68

火车穿行西安摄影师:李文博

城市改造让年轻的一代多了许多名号,但不论你是否是“拆二代”,我们生活在西安,亲眼见证它的改变,并参与其中,这座城市的每一次改变都有你的一份力,何其之幸。

图片 69

拍摄:xbrtt

这次采集的故事也许不够全面

你对“拆二代”有什么样的看法?

你身边的“拆二代”故事是什么样的?

来分享一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