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萨斯是伟大的雅典英雄,人类和所有的生物全被洪水吞没了

宙斯坐在高高的奥林匹斯山上,时时审视着生活在地上的人类。他发现人类越来越强大、勇敢,越来越不敬畏神礻氏。他们不再为神建造壮丽的庙宇,不再向神献祭大量的美味佳肴。宙斯暗暗感到人类对神的王国的威胁。
宙斯召开了奥林匹斯山诸神会议,决定掀起一场洪水毁灭人类。
宙斯把微风、东北风、东南风关在奥林匹斯山的岩洞里,放出了兴浪布雨的西风。西风扇动湿漉漉的翅膀,在天空吼叫着,雾霭裹着他的额头,浪涛顺着他的白发流淌,大水从他的脸脯涌出,一场可怕的暴风雨随着雷霆的轰击倾天而下。

很久很久以前,桑树的深红浆果是白色的,像雪一般洁白。它的转变,发生的很奇特而凄婉哀艳,是由两位年轻恋者之死所导致。
匹勒姆斯和西丝比,在整个东方世界里,他是最英俊潇洒的少年,而她是最美丽可爱的少女。他们住在雪美娜美斯女王统治的巴比伦城,他们的家紧紧地挨邻着,有一道墙为两家所共有,他们就隔着这道墙,一块儿长大,而渐渐坠入情网。他们希望结婚,却遭到双方家长的反对。然而,爱情是无法禁制的,压力愈大,反抗心愈强,同时,爱情总是有它的出路可寻,想要分开这两颗热辣辣的心是不可能的。

西萨斯是伟大的雅典英雄,他有那么多的冒险事迹,以及参与许多伟大的创业行动,以致萨斯是雅典国王伊吉斯的儿子。然而,少年时期的他却是在希腊南方城中母亲的家里度过。伊吉斯在孩子出生前回到雅典,但是,他预先将一把剑和一双鞋藏在洞穴里,再用大石掩盖住洞穴。他让妻子知道这件事,并且告诉妻子,不管什么时候,当这个男孩———如果生的是男的话———长大到够强壮,而能把大石移开,拿到大石底下的东西,她就可以把他送到雅典来认他的父亲。这个孩子果然是个男的,他长得比别人都要强壮,因此,最后当母亲带他到大石旁时,他毫无困难地把大石掀开。然后,母亲告诉他,找寻父亲的时候已成熟,他的祖父已为他备妥船只。但是,西萨斯拒绝走水路,因为那太安全和平稳。他想要尽快地成为英雄,而安全平稳绝无法达成他的目标。希腊最伟大的传奇性英雄赫邱利斯,经常活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决意要和赫邱利斯一样不凡,这是很自然的趋向,因为他们两人是表兄弟。

海神波塞冬也参与了这场毁灭人类的浩劫。他向所有的海洋河川发布命令:“泛滥你们的洪流,吞没房舍,冲垮堤坝!
他挥”动三股叉撞击大地,摇动地层,为洪流开路。大海翻腾起来,滚滚浪涛向岸上冲去。

在两家共有的那道墙上,有一条裂缝,从来未被人注意。但是,没有东西能躲得过恋中情人的锐眼,这对情侣发现它,于是,他们就靠近条裂缝,在墙的两边,彼此传达心意,互诉衷情。分隔他们的可恨的墙,反而成为他们互递音讯的媒介。“要不是有你,我们就可以互相接拥吻”,
他们说:“但至少,你还让我们能够互相谈心,使情话传至情人的耳际,我们已是感激不尽了。”
他们便这样地倾诉着。每当夜晚来临而他们必须暂别时,他们互相紧贴着墙,投以无法触及对方嘴唇的深吻。

他坚决地拒绝,因此,母亲和祖父催促他上船时,他告诉他们,乘船是一件卑鄙地逃避危险的行为,他要由陆路前往雅典。这趟旅程是漫长而且危机四伏的,因为沿途有盗贼的骚扰。然而,他将他们赶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去骚扰后来的旅人。他那公道的判决是很单纯的,但却很管用:某人怎样对待别人,西萨斯就怎样对待他。拿雪龙来说,他曾命他的俘虏跪着给他洗脚,然后把他们一脚踢下海去,西萨斯就把他从悬崖上扔进了大海。又如西尼斯,他杀人先把他们绑在两棵弯到地面的松树上,然后让松树还原,西萨斯如法炮制,让西尼斯遭受同样的惨死。还有普罗克勒斯提斯被置于铁床上,这张铁床是他用来残害牺牲者的,把他们捆在床上,然后使他们跟床的长度齐一,比床短的就拉长,比床长的就削短,虽然故事没有说普罗克勒斯提斯的身长适用哪种方法,但是在两者之间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不管拉长削短,他是完蛋了。

暴雨不停地下着,海水不断地涨着,大地一片汪洋。高山、陆地不见了。周围漆黑一片,天连水,水连天,天水莫辨,茫茫一片,人类和所有的生物全被洪水吞没了。

每个清晨,当破晓驱散星辰,晨曦晒干沾在草上的露珠时,他们便偷偷地来到裂缝边,倚墙而立,悄言吐露艰熬难忍的爱意,惨然地为他们坎坷的命运而恸哭。最后,日子来了,他们已到达无法可忍的地步。他们决定当天晚上离家出走,偷偷地出城,逃到广旷无边的天地,来到让他们终能****自在地聚在一起的地方。他们约妥在着名的尼纳斯之墓前,一颗长满雪白浆果的桑树下相候,那附近有冰凉的泉水泌涌着。这计划使他们神采奕奕,他们迫不及待,但日子却像永无期限地延展着。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希腊人是如何地赞美这位为旅人除去这批恶汉的青年。当他抵达雅典时,他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他被邀请参加国王的宴会,国王当然不晓得西萨斯就是他的儿子。事实上,国王惧于这位青年名气太大,心想他可能赢得人民的拥护,被推举为王,他设宴欢迎他的真正目的,是想毒死他。这个计划并非国王所出,而是寻找金羊毛的女英雄米蒂亚的主意,她透过巫术知道西萨斯的来历。米蒂亚离开哥林斯后,便坐飞车来到雅典。她的权位高过伊吉斯,她不希望因王子的出现而破坏她的权位。但是当她把毒酒递给西萨斯时,西萨斯急于向父亲显露身份,已经拔出了他的剑,国王立刻认出那把剑,于是他把酒杯打碎掉在地上。米蒂亚像过去一样地逃走,安全地来到亚细亚洲。

在这场灾难中,只有先知者普罗米修斯预见到了。他为了拯救人类免于全部覆灭,事先造了一条坚固的小船。当第一声雷炸响时,就让他的儿子丢卡利翁带着他的妻子皮拉登了小舟。

终于,夕阳西沉,黑夜的步履姗姗而来,在夜幕的掩饰下,西丝比完全隐秘地匍匐而行,来到墓地。匹勒姆斯还没到来,爱情赋予她极大的勇气,她痴痴地等着。突然间,月光下出现一只母狮子,这类凶猛的野兽,刚刚噬杀过动物,下额鲜血淋淋,它来到泉水处饮水解渴。由于距离尚远,西丝比来得及逃跑,但在仓促间,她遗落了披在身上的斗篷。狮子回去时,看见斗篷,把它撕成粉碎,然后窜身入林。几分钟之后,匹勒姆斯赶到那里,看到那光景,血迹斑斑的斗篷碎片,地上还留下清晰的狮子脚印。结论是无可避免的,他无法怀疑眼前的事实,西丝比已香消玉残了。他让他的爱人,一个纤弱的少女,独自来到危险的地方,却没有早她而来保护她。“是我杀了你!”
他说着,从地上拾起碎烂的斗篷,不住的吻着它,然后带到桑树下。“现在”,他望着雪白的浆果说:“你将染上我的鲜血。”他拔出剑来,刺进胁膀里,鲜血向上喷射,顿时把桑果染成深红色。

伊吉斯遂即向全国宣布西萨斯是他的儿子和继承人,不久,这位新的继承人就有了机会,使他受到雅典人的爱戴。

小船在浪涛上颠簸着,漂泊着,漂流了九天九夜,漂到了帕耳那索斯山上。

西丝比虽然怕狮子,却更怕失去爱人。于是又冒险回到约会的地点———白色浆果闪耀的桑树下。树株还在,原来洁白闪耀的果子却不见了。她以眼光四下搜寻,发现地上有样东西在蠕动。她惊惶后退,瑟缩颤栗。但当她定睛凝视黑暗处片刻后,才知道那是匹勒姆斯,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她扑上去搂住他,吻着他冰冷的嘴唇,要他注视她,和她说话。“是我啊!你的西丝比,你最亲爱的西丝比。”
她竭力嘶声地喊叫他,他听到她的名字,挣开沉重的眼皮,望了她一眼,死神便卷走了他。

在西萨斯抵达雅典的几年前,雅典城发生过一次可怕的不幸。克里特岛的统治者玛诺斯丧失他的独子安屈洛吉厄斯。当时,这位青年到雅典来访问,伊吉斯王做了一件主人不应做的事情,他请他的贵宾参加一次充满危险性的冒险———杀死一只危险的公牛,可是,公牛反而杀死了这位青年。于是,玛诺斯就进攻雅典,俘虏雅典人,然后宣称,除非每九年向他进贡七名少女和七名少年,否则将雅典夷为平地。可怕的命运等待着这群少年男女,当他们抵达克里特岛后,便被送给米诺托吞食。

当宙斯再俯瞰下界时,只见大地一片白茫茫的汪洋,千千万万的人类不见了,只留下两个善良而敬畏神祗的人,宙斯这才舒心地笑了。于是他由回了西风,放出了微风、东西风、东北风,驱散了乌云。太阳重新露出笑脸,放出了温暖的光。波塞冬也放下三股叉,让洪水退回河川湖海,大地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西丝比看到他手中滑落的剑,以及他身旁沾染血污的斗篷碎片,心里就完全明白了。“你自己的手”,
她说:“以及对我的挚爱杀了你,我也有勇气,因为我也爱你,只有死神有力量把我们分开,现在这个力量即将失去了。”
于是,她用那把还沾着爱人血迹的剑,刺进自己的心窝。

米诺托是半人半牛的妖怪,它是玛诺斯的太太帕希弗伊和一头非常美丽的公牛所生的结晶。海神波西顿把这头公牛送给玛诺斯,为的是要玛诺斯用来祭献他,但是,玛诺斯不忍杀它,留在身边养着。为了惩罚玛诺斯,波西顿就让帕希弗伊疯狂地爱上这头公牛。

当洪水全部退完后,丢卡利翁和皮拉从小船下到了陆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荒废、死寂的世界,周围一个活物也没

后来,众神同感悲悯,两位恋者的双亲亦感伤痛。深红的桑果成为这对真心相爱的恋人殉情的永恒标志,一个骨瓮将这对至死不渝的恋人盛装在一起。

当米诺托呱呱落地后,玛诺斯并没有杀它。他请伟大的建筑师和发明家第特勒斯为它建造一个监牢,使它永远逃不出来。第特勒斯就造了一座举世闻名的迷园,一进到里面,人就绕着无止境的曲折小路前进,再也找不到出口。年轻的雅典人每次都被带到这里,留给米诺托,无路可逃。无论他们朝那个方向走,他们都会直走到米诺托跟前,如果站着不动,任何时刻它都可能在迷园出现。西萨斯抵达雅典后数日,如此的噩运正等待着十四名少年男女。第二次进贡的时期到了。

有,二人不禁伤心地哭泣起来。他们来到正义女神忒弥斯的圣坛前跪下,向神祈祷:“伟大的女神啊,请指示我们,怎样才能再创造被毁灭的人类,使世界重生呢?”

西萨斯立刻自愿成为一名牺牲者。所有的人喜爱他的善良,敬仰他的高洁而为之叹惋,却没有人想到他企图弑杀米诺托。然而,他告诉父亲,并且答应父亲说,如果他成功了,他会将载运少年男女的船上所悬的黑帆,用白帆代替,使伊吉斯能在船只到达前,老远就可知道儿子平安无事。

“从我的圣坛离开,
女神的声音响了起来,“蒙上你们的头,”解开你们的衣服,把伟大母亲的骨骼掷到你们的身后。

当这群年轻的牺牲者抵达克里特岛后,在到迷园的途上游街示众。玛诺斯的女儿亚莉雅妮夹杂在观众之间,西萨斯经过她面前时,她对他一见钟情。于是她找来第特勒斯,要他说出走出迷园的方法。然后她通消息给西萨斯,表示她愿意教他逃出的方法,只要西萨斯答应带她回到雅典去,娶她做妻子。可以想像得到,西萨斯毫不犹豫地答允。于是,她就把得自第特勒斯的诀窍告诉他,叫他带一团线在身上,进入迷园时,把线的一端系在门上,当他前进时,线就一路松开来。西萨斯照着去做,相信这样一定能够循着原路逃出来,因此,他放大胆子,深入迷阵去找米诺托。他发现米诺托正在睡觉,便袭击它,把它按倒在地上;然后用拳头———他别无其它的武器———将怪物打死。

丢卡利翁和皮拉久久地思索着这神秘的语言,不知道神的暗示是什么意思。皮拉首先打破了沉默,她说:“饶恕我吧,伟大的女神。如果我没有服从你,那是因为我不愿以投掷母亲的骨骼来冒犯她的魂灵。”

但丢卡利翁心中像是闪了一道光明,豁然悟解了:“神的指示是不会有错的。
他对皮拉说,“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大地”便是我们的母亲,她的骨骼就是石头。啊,皮拉,女神要我们掷到身后的正是石头呀!你看,石头就在你的身边,让我们快快行动起来!
说罢,他解开衣服,把头蒙起来,一边走,一边把石”头由肩上向后投掷出去。皮拉也照他的样子去做。

奇迹出现了。丢卡利翁丢的石头一接触大地立刻变成了男人,皮拉掷出的石头一拉触大地就变成了女人。他们不停地掷着,男人和女人不断地生长着。于是,大地上第二次有了人类,这一代新人性格坚如磬石,特别耐劳吃苦。

丢卡利翁和皮拉领导着新生的人类,建成了一个很大的国家,他俩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希腊。他们这个民族就以他的名字为名叫希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