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哥应声答道,陆机高兴地抱着黄耳

爱哥是一个美丽的水泽女神,经常在山林中嬉戏玩耍。她深受女神狄安娜的宠爱,每当狄安娜打猎时总是由她陪伴着。可是爱哥有一个改不了的毛病,就是喜欢多嘴多舌,而且无论在和人谈话或者辩论时,总爱接话茬,重复别人最后的一句话。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一天,天后赫拉发现丈夫宙斯不见了,怀疑他在跟水泽女神们打情骂俏,便去找他。爱哥便用闲话纠缠住赫拉,和她说个没完没了,使得水泽女神们乘机溜掉了。赫拉知道事情后勃然大怒,立即对爱哥进行惩罚,她向爱哥宣判:“你乱嚼舌根哄骗我,今天你将丧失说话的能力。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你可以说话,就是应声。这本来是你平时爱干的事。你只能复述别人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却不能先开口。”

传说黄帝以后,先后出了三个很出名的部落联盟首领,名叫尧、舜。他们原来都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后来被推选为部落联盟的首领。那时候,做部落联盟首领的,有什么大事,都要找各部落首领一起商量。尧年纪老了,想找一个继承他职位的人。

魏晋时代,有一个有名的士人名叫陆机。他曾经养了一只善解人意的狗,名字叫“黄耳”。

一天,爱哥遇见了在山了打猎的俊美少年那耳喀索斯,对他一见钟情,便到处追随着他。啊,她多么想轻轻唤他一声,轻柔地向他倾诉自己的爱情,用美丽机敏的话语赢得他的欢心。可是她做不到。她只能焦急地等待着他先开口,然后反应他的语声。

有一次,他召集四方部落首领来商议。尧说出他的打算后,有个名叫放齐的说:“你的儿子丹朱是个开明的人,继承你的位子很合适。”尧严肃地说:“不行,这小子品德不好,专爱跟人争吵。”另一个叫讙兜的说:“管水利的共工,工作倒做得挺不错。”尧摇摇头说:“共工能说会道,表面恭谨,心里另是一套。用这号人,我不放心。”这次讨论没有结果,尧继续物色他的继承人。

有一次,陆机在京师有急事想要通知家人,,但是却又找不到一位能够信王的送信人。“唉!这该怎么办?这件事如果不赶快通知母亲,那她老人家一定会担心的。”陆机在房中走来走去,一边叹气一边想办法,忽然,他低头看见了黄耳,于是灵机一动,把黄耳叫过来吩咐:“黄耳啊!这认要靠你喽!我把这封信写好,你就替我带回家去,要记得带一封回信回来喔!”

有一天,那耳喀索斯和他的同伴们失散了,独自在深林中步行。他大声喊:“可有人在这里呀?”
爱哥答道:“在这里呀!”那耳喀索斯四处张望,不见人影,又高声喊道:“过来!”
爱哥应声答道:“过来!”
那耳喀索斯回头一望,仍不见有人出现,便再次喊道:“你为什么躲藏起来?
爱哥也这么发问。“我们在这里相会吧!”
少年又喊道。爱哥的心里喜得扑扑乱跳,她颤抖着答道:

有一次,他又把四方部落首领找来商量,要大家推荐。到会的一致推荐舜。尧点点头说:“哦!我也听到这个人挺好。你们能不能把他的事迹详细说说?”大家便把舜的情况说开了:舜的父亲是个糊涂透顶的人,人们叫他瞽叟。舜的生母早死了,后母很坏。后母生的弟弟名叫象,傲慢得没法说,瞽叟却很宠他。舜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待他的父母、弟弟挺好。所以,大家认为舜是个德行好的人。

黄耳听完陆机的话后,神态严肃,好像了牵这是一项重要的任务。陆机写好信后,把信绑在黄华的身上,然后拍了拍黄耳的头,对它说:“好狗儿,一切就靠你了。现在去吧!”黄耳听了,就出发了。

“在这里相会吧!”
说着,就急忙从林中奔了出来,赶到那耳喀索斯面前,伸出双臂想搂抱那耳喀索斯的颈脖。那耳喀索斯吃了一惊,急忙向后倒退几步,喊道:“别碰我,我宁死也不愿你占有我!
占有我!”
爱哥应着说。但她只是白费心机。那耳喀索斯不顾少女满腔的热烈爱情和殷殷期待,残酷地转身走开了。爱哥羞愧得无地自容,逃到树林深处把自己隐藏起来。

尧听了挺高兴,决定先把舜考察一下。他把自己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还替舜筑了粮仓,分给他很多牛羊。那后母和弟弟见了,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和瞽叟一起用计,几次三番想暗害舜。

一路上,黄耳都不敢稍做停留,不停地向前跑。饿了就找些剩菜剩饭来吃,渴了就喝露水或雨水。就这样,不管日晒或雨淋黄耳一直向家中跑去。自从黄耳走后,陆机几乎每天都站在门边望着家乡的方向,心中想着:“不知道黄耳到家了没有?希望缭一路平安。唉!我叫一只狗送信会不会太为难它?”

从此之后,爱哥就在岩洞和峭壁之间徘徊流浪。悲伤吞噬她的肌体,耗尽她的血肉,到后来只剩下骨骼,化成了山岩。她的形体消失了,但她的声音仍然存地。至今若有人召唤她,她依然及时回应,保持着她应声的老习惯。

有一回,瞽叟叫舜修补粮仓的顶。当舜用梯子爬上仓顶的时候,瞽叟就在下面放起火来,想把舜烧死。舜在仓顶上一见起火,想找梯子,梯子已经不知去向。幸好舜随身带着两顶遮太阳用的笠帽。他双手拿着笠帽,像鸟张翅膀一样跳下来。笠帽随风飘荡,舜轻轻地落在地上,一点也没受伤。

陆机每天站在门边等候,都把门槛踏坏了。好不容易过了五十天后,黄耳终于面容憔悴地拼命跑回来。“喔!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办到的,真是我的好狗。”陆机高兴地抱着黄耳,并且迅速地拿下黄耳带回来的信。

瞽叟和象并不甘心,他们又叫舜去淘井。舜跳下井去后,瞽叟和象就在地面上把一块块土石丢下去,把井填没,想把舜活活埋在里面,没想到舜下井后,在井边掘了一个孔道,钻了出来,又安全地回家了。

陆机赶紧打开信来看,黄耳这时已经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等到陆机读完信,才发现黄耳已经因为力气用尽而死了。陆陆难过极了,抱着黄耳的体痛哭。

象不知道舜早已脱险,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跟瞽叟说:“这一回哥哥准死了,这个妙计是我想出来的。现在我们可以把哥哥的财产分一分了。”说完,他向舜住的屋子走去,哪知道,他一进屋子,舜正坐在床边弹琴呢。象心里暗暗吃惊,很不好意思地说:“哎,我多么想念您呀!”

“黄耳,你真是一只忠心的好狗,都是我害死你的,呜…我一定会好好埋葬你的,呜…”

舜也装作若无其事,说:“你来得正好,我的事情多,正需要你帮助我来料理呢。”以后,舜还是像过去一样和和气气对待他的父母和弟弟,瞽叟和象也不敢再暗害舜了。尧听了大家介绍的舜的事迹,又经过考察,认为舜确是个品德好又挺能干的人,就把首领的位子让给了舜。这种让位,历史上称做“禅让”。其实,在氏族公社时期,部落首领老了,用选举的办法推选新的首领,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陆机在离开不远的地方,选了一块地替黄耳建了一个墓冢。这个地方就是后来人们所谓的“黄耳冢”。

舜接位后,也是又勤劳,又俭朴,跟老百姓一样劳动,受到大家的信任。过了几年,尧死了,舜还想把部落联盟首领的位子让给尧的儿子丹朱,可是大家都不赞成。舜才正式当上了首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