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为啥要葛虹每天去看石狮子有否出血呢,一位是太阳女神羲和

东海有个桃花岛,桃花岛上有龙洞。 龙洞深通东海洋,桃花女龙住洞中。
千呼万唤难出来,但见年年桃花红。
“女龙”本是渔家女,桃脸杏腮真俏丽,心灵手巧人勤劳,挑水织网又纺线。她白天纺的线,织网网不破:她夜里织的网,捕鱼鱼最多:她旱天挑的水,担担荡清波。
渔女从来不打扮,自幼爱梳两条“冲天辫”。有一天,嫂嫂笑话她:
“小姑今年十四岁,再扎小辫子太难看。来,我给你梳一遍。”
可是梳来梳丢梳不直,没办法,只得照旧扎了两条“冲天辫”。
渔女有个怪脾气,一年四季不洗澡。有一次,阿娘笑骂她:
“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洗洗澡!人家不来笑话你,总怪我做娘的欠管教。”
渔女咯咯笑,扑在娘的怀里撒了一阵子娇,转身又跑掉。
原来她并非亲生女,是阿爹海边拾来的。
那一天,风大浪高海咆哮,电闪雷鸣暴雨浇潮水涌来一婴儿,搁在海边直哭叫,刚巧阿爹海边过,赶忙把她抱回家,鱼汤当奶汁??养她长大。阿娘教她织渔网,阿爹为她雕贝花,阿哥逗她海边玩,爬在地上当骏马。
渔女乖,渔女美,渔女长到十八岁。十八姑娘篱外竹,媒人挤破屋。东村来作媒,十担彩礼排成队;西村来说亲,十份聘金抬进门。这个说,少爷天天用功把书读,定做高官好享福;那个讲,东家年年打船造楼房,长穿绸缎喝参汤。
爹娘笑谜谜,悄悄问渔女: “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
渔女舒双眉,脸似桃花微微醉: “不愿享福不贪财,捕鱼阿祥我最爱!”
爹皱眉,娘獗嘴,哥嫂含笑羞妹妹。 阿爹说:“阿祥家里穷,出门做渔工。”
渔女说:“渔工识潮水,女儿愿婚配。” 阿娘说:“阿祥常断餐,你去要饿饭。”
渔女说:“饿饭不要紧,鱼汤赛人参。” 爹娘说:“父母为你好,女儿嫁西村!”
渔女说:“西村我不嫁,死也跟阿祥!”
爹娘没办法,婉言退聘金。渔霸财主不死心,又挽媒人强说亲,出言恶狠狠:
“不做亲家做冤家,日后做人要小心!”
爹娘胆量小,含泪收聘金:渔女更伤心,只只网眼泪淋淋……
渔女阿祥青梅竹马一起长。海边拾彩贝,礁丛捉迷藏;夜晚同赏月,清晨共歌唱。阿祥衣棠破,渔女线儿长;渔女想尝鲜,阿祥把网张:阿祥断了餐,渔女悄悄送米粮。
渔女心烦闷,阿祥喁喁情弦响。阿祥爱渔女,星星伴月亮,渔女爱阿祥,情深如海洋。
年初,阿祥给西村渔霸捕鱼去,渔女送他出村庄。
情切切,意绵绵,山盟海誓诉衷肠。
渔女说:“哥是船桅我是帆,大风大浪不分散。”
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
渔女送阿祥,不嫌路途长,送过望海桥,走出晒鱼场,绕过听潮石,来到盼郎墙。
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她羞羞答答把话讲:
“等到年底回家来,渔女给你做新娘……”
船漏偏遇顶头浪,渔霸就要强娶亲,怎不叫渔女哭断肠!
出嫁前一天,渔女更把阿祥想:阿祥啊!你出门捕鱼在东海洋,可知我明天就要做新娘?我不受绸缎爱粗布,不受参汤爱鱼汤;不受渔乡豪富家,受你捕鱼穷阿祥!我不受东海龙宫珍珠宝,不受琼浆玉液金银妆,只愿与你夫妻恩爱日月长!阿祥哥,世上不能和你长相伴,我变龙也要寻你到东海洋!
渔女越想越悲伤,一不洗梳,二不打扮,含泪饮泣织渔网。嫂嫂催了一趟又一趟,要她先洗澡,后试新衣裳。渔女泪汪汪,抽抽噎噎开了腔:
“不用急,不用忙,给我先挑清水十八缸;十八缸盛满水,我去洗澡换新装!”
嫂嫂嘻嘻笑: “挑就挑:只要你爽爽快快去洗澡,乐乐意意上花轿!”
嫂嫂去挑水,挑了一担又一担,满了一缸又一缸。十八只水缸都挑满,月亮明晃晃。
嫂嫂坐在屋外乘风凉,听到桶里扑通扑通水声响,心里暗思量:这个小姑脾气怪,要嘛十八年来不洗澡,一洗就要清水十八缸!
嫂嫂坐到三更天,桶里的水声更加响;嫂嫂等到四更天,那水声越来越响亮。
嫂嫂又惊又奇叉心焦,悄悄找个门缝往里瞧。这一瞧吓得嫂嫂魂飞掉,跑回屋里哭叫:
“不好了,不好了,小姑会被蛇吞掉!”
爹娘一听,跌跌撞撞往前奔;阿哥一听,拿来一条檀木棍。凑近门缝往里看,啊!只见里面那东西,条长长,亮晶晶,头长玲珑角,身披白玉鳞,口喷水珠万点银,尾溅莲花浮彩云,在十八只水缸之间乱翻腾!
阿娘放声哭:“女儿呀女儿,可怜你就要做新娘!”
阿爹上前讲:“有角有鳞像条龙,莫非女儿是龙女变的大姑娘?”
天大亮,出太阳,亲戚朋友闹嚷嚷。花轿缓缓来,鼓乐阵阵响,急煞阿爹哭煞娘。
惊动了渔女变的龙,忽喇喇,撞破窗门掀倒墙,一头扑进屋前河里去……

或许由于被山崩震伤了心肺,或许由于统治体系遭到了破坏,不久,帝颛顼一命呜呼,与他的九名嫔妃合葬在北方大荒中的附禺山,坟丘方圆有三百里。当北风吹得泉水涌溢时,有一条蛇会变成半枯的鱼,帝颛顼的魂魄就趁此机会附在鱼的身上复活。复活的帝颛顼半边是人,半边是鱼,人称鱼妇。泉水恢复平静,鱼儿复化为蛇,帝颛顼又魂飞魄散,不知所之了。

很久很久以前,玉皇大帝派敖广治理东海,派妙庄王治理东京。那时的东海只有现在的一半大,靠西的大洋都是东京辖地。不知过了几世几劫,东海龙王敖广的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已多得不计其数,偌大的东海即显得十分拥挤。
敖广早想扩展地盘,无奈北有北海,南有南海,都有玉皇大帝的界碑,界碑上还盖着玉玺印,分毫挪动不得。
唯有东海与东京的壤界,因海陆分明,玉帝没有立碑。东海龙王偶掀风浪,东京就会有干百亩土地塌陷,倾刻间变成沧海,那妙庄王也不理论。只是敖广怕妙庄王去向玉帝告发,所以不敢多骚扰东京地界。
一日,龙王巡察西界,在镇西将军七须龙王处痛饮灵芝仙酒。两人杯来盏去,说东道西,不知不觉中凑出一个并吞东京的计策来。
此后,东海龙王一反常态,与妙庄王亲近起来,不时派人送些奇珍异宝、琼浆玉液到东京,还将第六个女儿送给妙庄王做妃于。妙庄王迷恋龙女的姿色,渐渐不理朝政,多少年以后,东京辖内盗贼横行,怨声载道。东海龙王得知东京衰败的消息,好不欢喜,暗中上奏天庭,恳请玉帝下旨塌掉东京,澄清玉宇。
玉帝当即准奏,正要派大臣去东京行事,即被上八洞神仙吕洞宾挡住了。
另洞宾奏道: “玉帝将东京全部陷为东海,岂不冤屈了个中善者?” 敖广插言道:
“目前东京辖内,哪有什么善者好人?” 吕洞宾朗声说:
“想龙王终年居住水晶宫,从未涉足陆地,不知凭什么断定东京没有好人?”
敖广一时语塞。吕洞宾又对玉帝道: “容老朽即刻下凡,去东京看看有无善者。”
玉帝准奏,钦点吕洞宾为检察大臣,三年后来天庭复命。
另洞宾变个老者模样,悄悄来到东京,在一僻静处变化出几间茅屋,屋里有几个大油缸,门口挂了块招牌,上写“勿过秤油店”。门上贴了幅对联,上联为“铜钱不过三下联为“香油可超万”,横批为“心安理得”。凡是来买香油的人,吕洞宾一概收三个铜钱,至于油舀多少,悉听买主自便。这般油店谁见过?东京人把这当作奇闻,一传十,十传百,都到“勿过秤油店”来买油。有的抱只大瓶,有的捧只瓦??,有的提只茶罐,有的甚至挑来两个水桶。吕洞宾只管收三个铜钱,其他一概不问。原来,它的油缸是通长江的,只要长江水不乾,油缸也不会见浅。
一天,吕洞宾正要打烊,即见一位少女提着一瓶油进店来。吕洞宾纳闷的间:
“小姑娘,你不拿空瓶来舀油,倒拿一满瓶油来做啥?” 少女答道:
“老伯伯,刚才我用三个铜钱换了一满瓶油,心里好高兴呵!可是拿回家中母亲说我太贪心了!唔,她在瓶肚上做了记号,要我把记号以上的油倒还给你。”
吕洞宾道:
“你母亲在瓶肚上做了记号,你就在路上随便把油倒掉一点算了,何必再到这儿来?”
“母亲说我太贪心,我自己想想也脸红,你一个老人家卖油,要亏本的呀!”
少女说着,嘟嘟嘟倒出大半瓶油。
另洞宾心头一阵发热,想着:自己开油店将近三年,不久就要向玉帝复命了,这样好心肠的人还是第一遭遇见。他问了少女姓名,知道她叫葛虹,父亲捕鱼死在海上,家中只有母女俩相依为命。于是,他从墙上摘下一个葫芦瓢交给葛虹说:
“小姑娘,这个葫芦瓢给你,你将它放在门前,用草席盖起来。以后,你每天去城门口看石狮子,倘若石狮子头上出血了,灾祸就要来了,你就去找葫芦,它会告诉你怎么办的。”
葛虹返家,把卖油老人的话对母亲说了。葛母将信将疑,但第二天东方刚发亮,她还是叫女儿到城门口去看石狮子。
再说敖广回东海以后,立即派七须龙到东京监视吕洞宾。七须龙想扮个手艺人,但三百六十行,行行不称心。一天,他看到几个壮汉在杀猪,觉得这个行当正合自己的脾性,从此就在东京作起屠夫来。
一天清早,七须龙见一少女急匆匆来到城门口,仔细看看石狮子的头,转身又往回走,他心里顿生疑窦。第二天,七须龙又见少女如昨日一般来去,越发感到奇怪。于是,他天天跟踪葛虹,到第七个早晨,再也忍不住了,就悄悄走到葛虹面前,和颜悦色问道:
“小姑娘,我看你天天到城门口来看石狮子,不知为啥?”
葛虹生性纯??善良,从不知怀疑别人,见人动问,就实话相告:
“卖油老伯伯告诉我,石狮子头上出血了,灾祸就要来临了。”
吕洞宾为啥要葛虹每天去看石狮子有否出血呢?原来这对狮子是玉帝派来的镇城之物。有这封石狮子在,即使东海龙王兴风作浪东京城也不会塌掉。玉帝若准旨要塌东京,必先召回这对狮子,而要让这封石狮子离开城门,必得让狮子闻到血腥味。此是天机,就是东海龙王和妙庄王也不知此中奥秘。另因吕洞宾修练功夫精深,才能得此玄机。
那七须龙听了葛虹的话,暗暗高兴。自己来东京多日,一直猜不透吕洞宾的心思,今日正好捉弄他一番。当天下半夜,七须龙杀了一头猪,盛了一碗热腾腾的猪血泼在两只石狮子的头上。那时天蒙蒙亮,葛虹又来到城门口,一看石狮子满头都是血,还冒着热气,顿时惊恐万状。再一看,那对石狮子竟然活动起来,呼啸一声直冲长空而去。葛虹慌忙往回走,但

代替帝颛顼行使主宰神职权的是其堂兄弟帝喾。帝喾又名帝俊,他的父亲叫矫极,祖父叫玄嚣,玄嚣是黄帝和嫘祖的大儿子。

帝喾娶了四个人类女子为妻:娶于有邰氏的女子姜原因践踏巨人足印,受感应而结孕,产下周族始祖后稷,后稷的十六世孙周武王建立了周朝。娶于有娥氏的女子简狄因吞下燕子蛋而怀胎,产下高族始祖契,契的十四世孙成汤建立了商朝。娶于陈丰氏的女子庆都生下了尧。娶于鲰訾氏的女子常仪生下了挚。

帝喾在天上也有两位夫人,一位是太阳女神羲和,一位是月亮女神常羲。常羲替他生了十二个月亮女儿,羲和替他生了十个太阳儿子。

太阳女神的儿子们住在东方海外的汤谷。汤谷是东洋大海中的一块水域,因太阳天天在此洗浴而滚热如沸汤,故得名。汤谷内有一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的扶桑树。十个太阳九个泡在树下水里,一个栖于树上,轮流上岗,一个回来了,另一个才出去,所以太阳共有十个,每天和人们会面的却只有一个。

每次出勤,都是由太阳女神羲和驾驭六条蛟龙牵引的太阳车,载着太阳儿子由东向西运行。当太阳在汤谷里洗完了澡,升上扶桑树时,叫做晨明;升至扶桑树顶,登上妈妈预备好的太阳车,将要出发时,叫做拙明;行至曲阿,叫做旦明;行至曾泉,叫做早食;以后每经过一个重要地方,都有一个代表时间的名目。羲和一直将儿子送到悲泉,剩下的一小段路要让太阳自己行走了。可是妈妈总不放心,一定要坐在车上,看着爱儿走向虞渊,进入昧谷,等到最后几缕阳光洒上了昧谷水滨的桑树梢、榆树梢,她才驾驭空车,伴着清凉的夜风,穿过繁星和浮云,回归东方的汤谷,准备伴送第二天出勤的儿子,再开始新一天的行程。

十个太阳儿子,天天由妈妈护送,按照严格规定的路线和程序,依次上天值勤。庆都的儿子尧也长大了,他仁德似天,睿智如神,帝喾将天下的统冶权传给他,让他做人类的帝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