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便带了雌剑去见楚王,要是枣阳城解危的老翁是此地神灵

相传干将为楚王铸剑,历时三年之久才铸造成功雌、雄两口剑。楚王觉得他办事不力,非常恼怒,想要杀掉他。当时,干将的妻子莫邪怀孕快要生产。干将对妻子说:“我为楚王铸剑,三年才铸造成功,楚王一定很生气,这回我去送剑,恐怕难逃一死。你生的孩子如果是个男孩,长大后告诉他说,出门去望望南山,松树生在石头上,宝剑就在树背上。”说完,他便带了雌剑去见楚王。

舟山岛上有个大展庄,大展庄里有个翁家坳,翁家坳后面有座郑家山,郑家山上有一个小小的龙潭,龙潭里面住着一条老龙。这条老龙每逢乾旱不雨的夜晚,总要用龙角顶出一把骨排椅,到龙潭边上坐一坐,看一看,察看天象,如果大展庄上田水乾了,吃水少了,他就把身子一弯,将头伸到龙潭里,吸一口水,朝大展上空一喷,立即下起雨来。大展庄的百姓,年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庄上的人都说,这是郑家上老龙行及时雨的结果呢!
郑家山那个龙潭,上口小,下口大,潭的四周精光滴滑,深不见底,直通东海大洋。郑家山老龙长年累月住在这个龙潭里,深居简出,他的结拜兄弟钓门港老龙,常劝他换个大地方,他总是含笑谢绝了。他说这个龙潭虽小,却能在山顶眺望普陀山佛国风光,在潭中能闭目养神,生活倒也过得清闲。
有一天夜里,老龙突然觉得神思不宁,坐卧不安。他披衣起来,步田龙潭,站立在郑家山上,极目远眺。只见北边天际杀气弥漫,星月无光。
老龙急忙跳上云端,定睛望去,原来是金兵把枣阳城围得水泄不通。城内宋营里,兵断水,马断草,眼见将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这可把他难住了。去解危吧!难免要闻杀戒;不去解危吧!又不忍城破民遭殃。他左思右想,决定去找钓门港老龙商量。
钓门港面对东海大洋,海宽水深,钓门港老龙身居龙宫,逍遥自在。这时,他正坐在龙宫里,笙萧歌舞,饮酒寻欢。听说郑家山老龙来了,连忙起身相迎,端杯斟酒,殷勤款待。郑家山老龙哪有心思饮酒,急忙将来意告诉钓门港老龙,约他同去枣阳城解危。钓门港老龙听了,竟哈哈大笑起来说:
“上有玉帝,下有百姓,此事非我所管,大哥何必自找苦吃呢?”
郑家山老龙听了很不是味道,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当即告辞出来,悄悄驾起祥云,向枣阳城而去。
过东海大洋,越过高山峻岭,到了枣阳上空。他按下云头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挑着一担东西急匆匆向宋营走去。到了枣阳城下,被一个守城门的宋兵拦住去路:“喂!老头,不准过去!”
老翁喘着气抹着汗说:“我是给你们送东西来的,快让我进城吧!”
宋兵一听送东西,倒是很高兴,可是仔细盯量一番:前头是一桶清水,后头是一小捆稻草,再也没别的东西。那个宋兵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
“老头呀!你是一片好心,可是这一点水不够十人喝;这一捆草不够??
一匹马!” 老翁朗声笑道:“军情紧急,先用着再说吧!”边说边挑担进了城。
城内宋兵和百姓闻讯拥来,这个舀一勺清水,喝下去清凉甘甜,精神百倍;那人扯一把稻草,战马吃了,迎风嘶鸣,威风凛凛。那一小桶水任凭千人舀万人喝,就是不见浅一点:那一小捆草,任凭??了多少匹战马,总是不见少一点。于是士兵们一涌而上,抬水的抬水,挑草的挑草,霎时间兵营里人欢马也叫,热闹非凡。
枣阳城里有了水,有了草,一下子兵强马壮,斗志昂扬。城内兵民又惊奇又感激,纷纷询问这个白发老翁:“你老人家尊姓大名?何居何地?”
老翁回答说:“我姓郑,家住舟山府大展庄翁家坳。”
第二天,宋营开城决战,把金兵打得大败而逃。宋兵绝处逢生,反败为胜,更加崇敬那个白发老翁,可足四处寻找,哪里还有他的踪影!带兵的将军只得据实奏明宋王,为老头请功。宋王听了,感慨不已,下旨钦差查寻此人,当面封赏。
钦差奉旨出京,过关穿城,弃马登舟,越过东海大洋,穿越钓门港,到了大展的茅洋埠头上岸,坐了八人大轿,鸣锣开道,向翁家坳来。到了村口,见有个驼背老人在挑水,连忙上前问话:
“喂!老头,村上可有一位姓郑的老公公?”
驼背老人原是郑家山老龙所变,他不要封赏,也不愿离开郑家山,于是笑笑答道:“翁家坳里统统姓翁,哪有姓郑的老公公!”
那个钦差大臣本来就不满意这份苦差事,现在听驼背老人这么一讲连忙传下话来:“既然无此老人,我们回去吧!”
于是,大队人马原路返回。官船到了钓门港,突然风浪大作,乌云遮天,官船只得抛下船锚。可是锚刚抛下,海面就风平浪静,船一起锚,风浪又来了。如此反反覆覆,吓得大官小官面如土色。钦差大臣毕竟比别人高明,见此情形,连忙合掌祷告:
“要是枣阳城解危的老翁是此地神灵,即请平风息浪!”话音刚落,风浪静息了。”
钦差当即宣读皇上诏封果然,官船就平平稳稳开走了。原来兴风作浪的正是钓门港老龙。他听说皇帝来封郑家山老龙,心里酸溜溜的;一看没有封到郑家山老龙,真是喜出望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就来拦路讨封。
如此情景,郑家山老龙看得一清二楚,不觉感叹地说:
“有危不救,讨封争先,真乃小人也!”
他未为富贵所动,依旧住在郑家山的龙潭里,经常用龙角顶出一把骨排椅,在龙潭边上坐一坐,察看天象,为大展庄行雨赐福,所以大家都称他为“管家老龙”。

洪水神话是世界性的关于宇宙毁灭和人类再生的神话,反映了远古某个时期人类在遭到毁灭性洪水劫难之后,遗民再生,人类终得重新繁衍。有趣的是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多是人类躲避洪水,被洪水吞嗜消灭;以色列犹太民族所传下的《圣经》中也记载有上帝发下洪水灭绝人类,只有诺亚造出方舟这才拯救了世界各种生物。

干将见到楚王后,楚王便叫剑工前来察看这剑,剑工说:剑原有两口,一口雄剑,一口雌剑,这口剑是雌的,雄的还没来。楚王听罢大怒,便把干将杀了。

中国古代关于洪水的神话传说,多和治水相联系。如鲧、禹治水的故事。诸如他凿龙门山、轩辕山;通黄河、淮河;开三峡;理长江等,治水十三年中三过家门而不入之类。这些都是已经被历史化了的故事,脱离了神话传说的本色与朴质。由于它不符合当时社会生活与实际的特点,硬性编造出这种虚妄的故事,很难使人相信,更不用提使这类神话故事的流传与推广了。

干将走后,莫邪生了一个男孩,起名叫赤鼻。赤鼻长大后,便问他母亲道:“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我爹,他在什么地方呢?”母亲说:“你爹为楚王铸剑,三年才铸造成功,楚王恼怒,把他杀了。你爹去时嘱咐我。告诉我们的儿子,出门去望望南山,松树生在石头上,宝剑就在树背上。”于是赤鼻走出门去,向南一望,并没看到有什么山,回头一望,只见堂前础石上有几根松木柱子。他心里想这或者就是松树生在石头上吧,便去拿来一把板斧,把靠近门的一根柱子从背后劈破,果然从里面取出了那把雄剑。赤鼻得到这口剑后,不论白天黑夜,都想着要杀掉楚王,为父亲报仇。

相比之下,《淮南子-览冥训》中关于女娲的记载比大禹治水的记载就要稍为生动、有趣、具体一些,从而也更有一种神话故事的真实感与可信性。“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这里说的女娲补天和治水的故事,还没有发展到后来人们所说的大禹真的带人去凿山挖石,通江理河之壮举。也正因为它没有这种壮举,也才使它更有一种亲和力,一种生动质朴的神话之美。

有天晚上,楚王做梦,梦见一个额头很宽的孩子,两眉之间,阔有一尺,在说要来为父报仇。楚王便悬了千金重赏,到处张贴榜文,画影捉拿梦中所见的奇怪孩子。赤鼻听到榜文所描述的情况,和自己颇为相像,便赶紧逃进深山去暂时躲藏起来,在山道上行走时,想到父仇未报,不觉悲从中来。

故此,本人决不采用那种历史化的故意使主人公思想品德超凡入圣式的写法,尽力按照一种神话传说中他应该具有的样子来去写他的事迹,让他回归他的人性的一面中来。那就是大禹决不是像一个施工队长,工程院士,而是一个像女娲那样的只是除去各种水中怪物的人类英雄而已。

这时,深山里突然出现一个来自他乡的客人,看到他如此悲哀,就同情地问他道:“你小小年纪,为什么哭得如此悲哀啊?”

我厌恶平凡庸碌,厌恶死水无澜,希望一个人能实现他真正的价值。但即使我有这些准备,要完成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仍是谈何容易!像是一面镜子已经碎成千万片,却要把它重新拼好。我好像是愚公移山,但我比他更可怜,因为我是一个人移山;一个人想建造一座万里长城,为我们的民族建造一座通天的宝塔。于是我日日夜夜独伴孤灯,不被理解,资料不全,工作上、生活上受到的种种磨难打击,既要干工作,又要搞写作,一个人常常分成了二三份,再加上人内心里固有的惰性、任性,人固有的好逸恶劳的特性,不少生活琐事的打扰,使我多少次扔下它,但过了二三个月后,我还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与宝物一样重新把它捡拾起来,因为我忘不下中国神话所带给我的这份使命,忘不下它带给我的这份梦想与追求。

赤鼻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将我爹杀害了,我想报这杀父之仇 。”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数年构思,数年伏案;几度易稿,几番忘食。黑发浸霜,白头搔短。还有几次甚至要放弃了这种极度折磨人的思维与耐心的工作。其间经历的那些构思上的困惑、空间上的孤独、心灵上的苦懑,实在是常常令人心力交瘁。可是想到国人对神话的渴求,想到自己肩上的责任,自己应做的贡献,还是抑制住内心对物欲、对快乐、对繁华的向往,沉入孤独的写作之中,日夜与电脑作伴,终于在奥运之年赶出了这部小说。

他乡客说:“听说楚王悬了千金重赏买你的头,拿你的头和剑来,我为你去把这仇报了。”

我很感激在我写作初期的孤独、忧郁的艰难时光中给过我温暖与鼓励的人们,是他们使我增添了信心,使我将这件现在来看极不可能成功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他们是我永远都要感激与尊重的人。是他们的鼓励使我在寒凉的冬夜与酷热的夏午写作时增加了无限的信心、乐趣与力量。

赤鼻说:“那实在是太好了。”说罢,毫不犹豫地抽出宝剑,割下自己的头来,两手捧着头和宝剑,一齐交到他乡客的手里,身子却还僵立在那里。他乡客说:“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尸体这才倒了下去。

我一直想,我要争取把它在08年夏季的奥运会期间或以前写出来,让它成为与我们的奥运会成为我们历史上、文化上的两件最值得纪念的大事,使我们的后人们再也不会说我们的民族缺少系统的神话了。现在,我的心里是多么欣喜啊。从此,我们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完整的中国神话了。从前这是多少国人盼望与梦想的事情啊,现在它终于实现了,我们再也不会因为没有它而苦恼了。我们原来总想着能有一个完整、连贯的中国神话来讲述给自己的子女,把优美的中国神话代代流传下去,还有的人幻想着能有一个神话史诗来填补我们的文化空白。现在这个愿望也许就要实现了。

他乡客带着赤鼻的头去见楚王,楚王欢喜不已。他乡客说:“这是一颗勇士的头,应当把它放到汤锅里去烹煮,直到肉烂为止,以免以后成精作怪。”楚王按照他的话去做了,把头放到汤锅里煮了三天三夜都没煮烂,头还几次从汤锅里跳出来,圆睁着一对愤怒的眼睛。他乡客说:“这孩子的头总也煮不烂,还望大王亲自来看看,借大王的威风压他一压,自然就会烂了。”楚王这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慢慢走到锅边来。他乡客迅速地抽出宝剑,向楚王脖颈一挥,楚王的头就掉进了汤锅里。然后,他又把剑向自己脖颈一挥,头也掉进了汤锅里。汤锅沸腾着,霎时间三颗头都煮烂了,再也分辨不出哪个是楚王的头。

我终于可以将自己微薄的力量奉献给了我们的民族,使我们在2008这一个特殊的年代里“双喜临门”,既有了奥运会的圆满召开,又有了我们民族文学的长篇神话,为我们的民族文化立下一块奠基的石碑。——也许,这不是一块石碑,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顽石而已。但是,我是问心无愧的,因为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我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凡的人,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才能,用我稚拙的文笔,为我们的祖国与民族尽到这样的力量了。我希望大家的谅解,我也希望大家能给我提出一些更好的建议,使我今后能再修改时酌情改订。因为神话是我们整个民族的神话,让我们都为我们的民族神话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吧。

楚王的人没有办法,只好连骨带肉分成三份,用瓦罐装着,分别埋葬,并修造了三座坟墓,笼统地称为三王墓。这墓如今在汝南北宜春县境内。

我希望这本书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能够带动大家把我们各地的神话归纳、整理出来,使之像古希腊罗马神话一样互相联系,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让我们民族的文化之根永远茁壮繁茂,让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源永远深澈明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赌钱官网-澳门赌搏网站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